关灯
护眼
    朱琦丽深吸口气躺了下来,胸前肥圆就平坦下来,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也是岁月不饶人,有了明显的平坦痕迹,但是还是颇有弧度。

    白皙小腹倒是没有了刚才的肉呼呼,显得平坦了一些,但是也是比少妇多了一丝肥厚。

    这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女人的小腹本身脂肪就多,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子宫,这是天生的,无法修改。

    李义深吸口气,没有多看朱琦丽小裤裤包裹的区域,拿出了针盒,抽出金针,速度极快的给朱琦丽扎针,同时输入真气。

    “啊,好热……又好痛啊……”

    朱琦丽忽然大叫起来,一会儿叫热,一会儿叫痛,脸上的神情十分的精彩。

    就好像被她男人趴在身上通啊通一样。

    秦天脸色有些尴尬,这朱琦丽叫的也太嗨皮了。不过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因为晚上每次弄的时候,她叫的都很嗨皮。

    比这个时候还要过分,这应该是她有所收敛的缘故。

    李义可是就蛋疼了,这朱琦丽太会叫了,而且直逼人心,撩拨男人那根神经……妈个鸡,这难道就是少/妇和少女的区别?

    “啊,不疼了,好舒服,好温暖,好像泡澡温泉里一样,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老秦,你都没这本事……”

    朱琦丽面色红润,眼眸水盈盈的几乎滴出来,身体也是一层粉色,好像刚刚那啥了一样。

    秦天顿时面红耳赤,尴尬的不行,狠狠瞪了朱琦丽一眼,暗道你个败家娘们,乱叫什么?老子那一次不让你舒服了?老子虽然不持久,但是老子的加藤手和半尺长舌,哪一次让你不爽了?

    “啊,我,我怎么会这样,我想要上厕所……”

    忽然的,朱琦丽大叫着爬了起来,尴尬的看着李义。

    李义嘴角一勾,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淤积经脉打通,寒气随着体液流出……

    “去吧。”李义说道。

    “这针……”朱琦丽心惊肉跳的看着小腹上的一片金针。

    “没事……”李义说道。

    “啊,好……”朱琦丽起身冲了出去,直奔卫生间。

    好在他们家房子还不错,卧室里有卫生间,不然的话,她冲出卧室去外面的卫生间,一定吓得秦小胖林轻雪蓝小图蹦起来,然后误会李义是不是在耍流氓……

    现场就剩下秦天和徐兰英。

    二人都一脸热切的看着李义。

    秦天搓搓手,肥胖圆脸哆嗦着,尴尬的看着李义道:“那个啥,刚才有所误会啊,不好意思……那个我媳妇的病这就好了?”

    李义淡淡的说道:“排泄完就痊愈了,你晚上就可以开始辛勤耕耘了……”

    李义说着邪笑着看着秦天。

    秦天嘿嘿一笑,搓着手显得有些急躁和激动,他们两口子想要闺女想很久了,现在二胎放开了,终于有机会,结果搞了两年没动静,可是急坏了。

    现在终于可以了,他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按着朱琦丽来一发。

    “那个对不起啊李义,我刚才有眼无珠不该怀疑你,更不该出言不逊,我向你道歉……”

    徐兰英深吸口气,走到李义跟前,忽然鞠躬然后真诚的说道。

    秦天瞥了徐兰英一眼,没有阻止,不过也没有开口帮忙。

    徐兰英得了这种病,竟然还不收敛,敢到他们家里来,太过分,他以后都打算和徐兰英夫妻拉开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