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说得好,你们几条野狗,还不赶紧让路!”李义点头冲几人邪笑着说道。

    “你大爷!找死是不是?”混子里一个看似带头的指着李义鼻子骂道。

    “怎么?你们几条野狗,还想要咬死我啊!”李义戏谑的说道。

    “我擦,弄他!”

    几个混子怒吼一声,就扑向了李义。

    李义鄙夷一笑,也不废话,抬手几巴掌轮出去,几个混子就纷纷扑倒在地,抠鼻喷血,头晕眼花,一时间竟然爬不起来。

    躲在远处观战的郝建张强胡开心三人,更是气的大骂。

    “废物啊!健哥,这特么军哥的人也太废物了吧!”张强骂道。

    “是啊,也太废物了……”胡开心附和。

    “这不过是开胃菜,你们不用着急!”郝建倒是沉稳,但是脸色也不好看。

    “小子,你可知道我们是谁的人?我们老大丧狗哥可是军哥的头马,你敢动我们,你死定了!”

    一个混子指着李义心虚的叫道。

    “果然是狗啊,你们老大是条狗,带出来的也都是狗啊!就知道汪汪叫,嘴上的劲儿大,其实都是废物啊……”

    李义一脚踹在混子脸上,踹的混子牙齿乱飞,鼻血乱喷。

    “桑狗哥……”有混子绷不住开始大叫。

    “窝草!”远处的丧狗,丢了烟屁股,领着十几个小弟,哗啦啦冲上来,瞬间包围李义。

    “都特么是废物!连个学生蛋子都搞不定!”丧狗长相普通,但是一身凶悍气势,犹如疯狗一样。

    狰狞的瞪了小弟一眼,然后怒视着李义。

    “小子,你很有种啊!”丧狗咬牙说道。

    李义点头说道:“这个事情你妈最清楚了!”

    丧狗楞了一下,一时间没有领会李义话里的真谛,一个激灵的小弟看老大蒙圈,急忙说道:“老大,他说他曰过你老母……”

    “窝草!”丧狗顿时疯了,怒吼一声,大叫:“给我上,废了他……”

    十几个混子顿时扑向了李义。

    一个个神情凶悍,动作阴险毒辣,直奔李义身体要害位置。

    但是可惜,他们动作虽然很犀利,也是打架揍人老鸟。

    但是到了李义这里,完全歇菜。

    李义又是一轮巴掌抽出去,十几个混子统统翻滚出去,啪啪啪落地,然后狂喷鲜血,不少人口歪眼斜,甚至下巴碎了的都有……

    总之,十分的凄惨!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现场就只有李义和丧狗二人站着了。

    丧狗完全蒙圈!

    这尼玛什么情况?

    十几个精干小弟就这样被秒了?

    李义火上浇油的冲丧狗勾手指,“来,野狗,该你了,快动手,我的打狗掌都生疏了……”

    丧狗:“……”

    他虽然叫丧狗,但是可不是狗脑子,反而很聪明。

    他战斗力虽然强悍,但是也就是对付五六个这样精干小弟的实力,而且还是要苦战。

    李义直接秒他十几个小弟,那战斗力,估计也是秒他很随意的节奏。

    “你……”丧狗想要威胁李义一下,但是没敢,生怕刺激李义动手修理他,“我们可是军哥的人,你去道上打听打听,哪一个不知道军哥大名……”

    “啪!”

    李义没有废话,直接一巴掌抽在丧狗脸上,不过这一巴掌虽然响亮,但是力道并不大,纯粹是羞辱。

    丧狗脸一下就赤红,眼睛几乎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