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回到别墅之后,楚良发现莘羽正抱着魔种,观看铁笼子中的吕希娅吞噬灵。而艾米丽则在一旁躲得远远的,她似乎很怕莘羽怀中的魔种。

    楚良走上前来到莘羽的身边,问道:

    “熟悉吗?”

    关于吞噬灵的办法,楚良还是从莘羽那里获取的。

    莘羽回答道:

    “我知道这姑娘在做什么。”

    楚良随后问道:

    “对了,灵的力量除了用于招鬼祭祀之外,还能用于做些什么?”

    对于灵的力量的使用,楚良仅仅知晓用于安定心神充沛精力,还有就是用来压制异化的力量,再者就是招鬼了。

    莘羽回答:

    “我记得,巫觋共分三个派系。我是其中一个派系,这个派系的巫觋最擅长的是对灵本身的直接运用。我身上的灵纹是木纹,代表的是‘守护’。这估计也是在我被你用招鬼祭祀召唤出来之后,还能保持自己的意识和你交流的原因吧。”

    楚良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能和我详细说说吗?”

    莘羽却摇了摇头:

    “所谓详细的,我都已经记不得了。”

    楚良有些失望,他伸出手指了指魔种肉瘤上那个木纹,问道:

    “这也是‘守护’吗?”

    莘羽摇摇头:

    “你还没注意到吗?吱吱的和我完全相反,它的代表‘侵害’。”

    楚良细看一眼,这才辨认出,魔种肉瘤上的纹路虽然和莘羽的木纹是一模一样,但是却是相反的。就犹如照镜子一样,虽然能够照出相同的影像,但是实物和影像却是正好相反。

    之前楚良还没有留意到,经过莘羽这么一说他才陡然看清。

    楚良随后问道:

    “我不管什么侵害还是守护,我说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有价值和实用性的东西?”

    莘羽温柔地摸着怀中的魔种,过了一阵才开口:

    “我还记得一祭祀之法,名叫毉祭。需以菅为席,以刍为狗;行符篆禁禳,施龙树咒法;以松脂、茯苓、琥珀、乌文木为辅;则可残肢断续,祛病治疾,无论多重的伤势或者病症,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都能够恢复如初。”

    楚良听完,大致明白。

    这不就是相当于治疗术吗?

    只要治疗术一施展,唰地一下立马回血。

    当即楚良问道:

    “谁都可以用毉祭治疗吗?”

    莘羽回答:

    “对于超凡力量越强的人,毉祭所需要消耗的灵便越多。”

    楚良一听,便有些失望。

    没想到这个所谓的毉祭居然是需要通过消耗灵来达成,如今楚良身上的灵正好够用来压制异种的力量,哪里能随便消耗。

    不过正所谓技多不压身,当即楚良还是说道:

    “来,去我房中,教教我这个毉祭怎么玩!”

    当即,楚良便带着莘羽回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