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楚家的晚宴十分丰盛,入座的有楚明江、楚良、洁贝儿、卢西恩还有默文侯爵。

    一顿饭吃下来,众人表面上犹如在亲切地互相寒暄闲聊,但是实则却不断地向对方透露和叫唤着各种信息。

    饭桌之上其乐融融,但是在楚家府邸之外可以看到不少黄金黎明的人和一些贵族的人都在戒备。

    吃完饭后,众人又转移到雪茄室中品尝楚明江珍藏的雪茄和葡萄酒。

    雪茄的香味弥漫,美酒能够使人放松。

    卢西恩看了洁贝儿一眼,然后冲着楚良说道:

    “楚少爷,我想关于洁贝儿我们一定出了一些误会,她虽然以前是黄金黎明的收容物。但是如今黄金黎明分部被贺拉斯烧毁,所有资料付之一炬,对洁贝儿我们已经做过重新评定,估计将会被评判为无害的收容物,达不到收容的标准。也就是说,洁贝儿虽然不能具备加里南公民的身份,但是她却可以作为楚少爷你的私人财产,不受旁人侵害,这是合法合理的。”

    楚良冲着卢西恩微微点头。

    看来一顿饭下来,该交换的信息已经交换完了,现在是直奔主题的时候了。

    私人财产,这有意思。

    他的私人财产虽然不受旁人侵害,但是若是他的私人财产侵犯了旁人,那么责任还是得落在他身上。

    他身边的洁贝儿捂嘴轻笑,但是如今这里并没有她发表意见的资格。

    默文侯爵也开口说道:

    “莱昂内尔勋爵和洁贝儿起的冲突,我们也都已经了解了。是莱昂内尔对加里南法律和习俗不了解,冒犯了楚少爷的私人财产洁贝儿,被洁贝儿自卫打伤。对此莱昂内尔的家人有过一些不太理智的举动,也给楚家带来了一些困扰。为此今天一直深居简出的公爵大人已经露面,召开了贵族会议,希望我们和楚家之间应当避免这种不虞之隙,能够继续保持友好的关系!同时也希望能够和楚家建立起良好的生意伙伴的关系!”

    楚明江和楚良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

    最后楚明江笑道:

    “这些不必要的误会我们楚家同样想要化解,昨天我已经狠狠训斥教训过我的儿子和洁贝儿。我们商人最讲究的就是和气生财,对于莱昂内尔勋爵的事情,我们也同样十分抱歉!见天我还和我儿子说,是不是要改天前去探望一下莱昂内尔勋爵,同时带去我们楚家的歉意。”

    听到楚明江的话后,默文侯爵望了卢西恩一眼。

    于是卢西恩说道:

    “今天整个月湾市都乱糟糟一片,仅仅因为一个未侦破的案件,导致一些不明真相的媒体和学生对什隆帝国远道而来的客人展开了攻击,使得不少民众都对远方客人们产生了误解,这实在不是待客之道。如今这个苗头刚起,我担心如果继续下去,恐怕会引发大的矛盾。”

    默文侯爵也说道:

    “我们应邀前来加里南,本以为能够在此安度余生。却没想到有人对我们栽赃陷害,这实在是令人心痛。现在我们许多人都人心惶惶,唯恐安全受到破坏。我今天来,是想要看看能不能从楚家这里寻求一些帮助?”

    楚良吸着烟,对此并不意外。

    楚明江做的部署,看来已经成功给这帮什隆贵族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不过这些部署是谁做的,这并不难查出。

    默文侯爵今天来,说明这帮贵族是真的心虚了。

    昨夜他们盗窃婴儿的事情,显然贵族中不少人都知晓。

    这些流亡贵族的名单人数都是备过案的,昨夜那几个贵族死在了工厂区,这件事情是瞒不住的,想必警方和黄金黎明早已经追查到,并且对此心知肚明。

    如今代表官方的卢西恩帮着默文侯爵说话,已经说明上头已经打算平息这件事情。

    楚明江这个时候望向了楚良,楚良微微点了点头。

    于是楚明江说道:

    “这些污蔑和中伤确实不是待客之道,但是我们也相信民众们一定会搞清楚事情的真相。说不定到了明天,那些不明真相的民众们就会发现他们之前所相信的不过是谣言,从而放弃对客人们的诋毁。”

    卢西恩闻言松了一口气。

    默文侯爵则神色一喜。

    他们都知道,楚家愿意接受这次握手言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