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月湾市医院。

    贵宾豪华病房区。

    华丽的病房之中,多萝西娅趴在病床上,向着病床边正在削水果的闺蜜苦恼倾述:

    “完蛋了!完蛋了!我感觉我已经深深爱上楚良不能自拔了!然而我父母却因为我住院的事情对他很不满,我该如何调和他们的关系啊?”

    多萝西娅被送进医院之后,她的父母很快就闻讯赶来。

    见得宝贝女儿受伤之后,他们为此大发雷霆,并扬言要让楚良好看。

    也是多萝西娅拼命劝住,她的父母才怒火稍歇。

    随着晚上多萝西娅的好闺蜜琼来照看之后,父母才终于离开。

    而多萝西娅也抓住这个机会,向着琼倾诉衷肠:

    “你不知道我们昨夜经历了什么?我们去了北区的废弃工厂探险,我遭受到了恶魔袭击,是楚良犹如英雄一样救了我!我们还去到了五百多年前的圣堂,在荧光之中站在光明之神和月之神的神像面前,你无法想象那有多浪漫!我们还见到了当初堕|落的女神官,传说中她和恶魔苟合。但是在我看来,她一定是和恶魔深深相爱了!才甘愿抛弃世俗的偏见!还有——”

    琼这个时候将削好的苹果塞入了多萝西娅的口中,堵住了她的嘴。

    “多萝西娅!”琼严肃地说道,“你已经无可救药了!”

    琼身穿一身女士西服,长发束在脑后。她是月湾报社的首席记者,同时也是一个干练的女性。

    身为职业记者,她虽然知道世上有一些超凡的存在,但现在她只觉得多萝西娅一定是遭受刺激产生了一些错乱的记忆或者幻觉。

    多萝西娅咬了一嘴苹果,边吃边说道:

    “我是无可救药了!我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楚良了!从最开始的喜欢,慢慢到深爱,再到了现在的无可救药!”

    琼摇摇头,来到病床边坐下,严肃地说道:

    “多萝西娅,楚良并不是一个好男人,他的名声在月湾市早就烂透了!那简直就是一个流连于赌场和妓|院的纨绔子弟,要是离了他老爸老妈,那他什么都不是!”

    琼虽然不是负责报道花边新闻的记者,但是她对月湾市上流家庭的情况了如指掌。

    多萝西娅当即为楚良辩解:

    “那是世人对他的误解!我才了解楚良!更何况我也不在乎他的过去!”

    琼终于对多萝西娅无可奈何,她只能转移话题:

    “话说我的多萝西娅小姐,你早就可以出院了,为何还要赖在医院里不走。难道你不知道,这地方可是整个月湾市消费最高的场所,你有钱也不能这么乱花的!”

    多萝西娅却神秘兮兮地对琼说道:

    “我在等楚良!我要是回了家和父母待在一起,他一定不敢去找我的。而我在医院里,他绝对会来找我!我买下了那家废弃的纺织厂,这将会成为我送给他的礼物!并且也将是我们爱情的见证!”

    琼无奈地刚要说话,这个时候却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多萝西娅顿时容光焕发:

    “一定是楚良来了!快看看我妆画得怎么样?有没有没画好的地方?”

    琼根本懒得看多萝西娅一眼,她已经起身去开门。

    开门后她似乎和外头的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关好门重新回来。

    多萝西娅顿时满脸失望,她已经看清楚门外的是两个警员。

    “怎么了?”多萝西娅随口问道。

    琼回答:

    “这两天医院里有许多新生婴儿被盗,警署正在严查呢。”

    对于月湾市发生的大事,琼远比普通人知道得多。

    多萝西娅没想到还有这事,顿时和琼一起讨论起这些八卦秘闻来。

    ……

    楚良在这个时候抱着鲜花走进了住院楼的电梯。

    狭窄的电梯内,只有楚良和一个美妇。

    随着电梯上升,美妇不由得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