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阿黛拉听到楚良的话后,一咬牙就要朝着莘羽怀中的魔种抓去。

    魔种顿时尖锐地叫了一声。

    它露出口中的细密尖牙,蛇信一样的舌|头吞吐,它那只布满猩红血丝的独眼阴毒地瞪着阿黛拉。

    阿黛拉的手在半空中猛地顿住。

    她的脸色变得一片煞白,脖颈上的汗毛竖立,额头浮出一层汗水打湿了秀发。

    就在这一瞬间,阿黛拉感受到了一股极为恐怖的危险感,这种感觉甚至比当初面对贺拉斯的时候还要强烈。

    她甚至觉得,一旦自己的手再向前伸一点,她就会遭受到眼前这只收容物疯狂的进攻。

    而她的力量,绝对抵挡不了那种进攻,只会在瞬间就被撕得粉碎。

    这绝对是一只强大异常的收容物!

    阿黛拉急忙后退了数步,那种让她头皮发麻的危险感才逐渐消退。

    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浑身居然有了一种快要虚脱的感觉。

    “它究竟是哪里来的?”阿黛拉不由得再度质问楚良。

    楚良不耐烦地回答:

    “我已经说过了,路边捡的。”

    阿黛拉当然不会相信楚良的话。

    “嘭!!!”

    一声巨响在这个时候传来,只见莱昂内尔被洁贝儿击飞,他狠狠地撞在了汽车侧面,甚至撞凹了车门导致整个身躯被镶嵌在里头。

    此时莱昂内尔身上伤痕累累,脸上一片红肿淤青,甚至可以看得到他的肋部都凹陷进去,也不知道断了几根肋骨。

    他被卡在变形的车门中,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

    洁贝儿踏步朝着莱昂内尔走过来,恨恨地说道:

    “我最讨厌别人说我肮脏恶心!”

    说着,洁贝儿扬起手就要结束莱昂内尔的性命。

    “够了。”楚良这个时候说道。

    洁贝儿闻言身形一闪,瞬间来到楚良的身边挽住楚良的胳膊。

    “好的。”她爽快地回答。

    阿黛拉目瞪口呆地望着莱昂内尔的惨状。

    莱昂内尔的实力比起阿黛拉略胜一线,连他都被打得这样惨,如果是换做她自己和洁贝儿对敌,那她不知道会落得怎样的惨状。

    刚才被那危险的收容物所慑,她一时间都忘了去帮莱昂内尔,导致莱昂内尔被洁贝儿击败。

    同时,她也赫然发现洁贝儿的实力居然更强了。她即便去帮忙,也未必能够有多大帮助。

    紧跟着,阿黛拉心中又浮现怒意:

    “你们怎么可以把莱昂内尔打得这样惨?他是我好不容易请来帮忙清理收容物的,并且他可是什隆帝国远道而来的贵客,是休伯特伯爵的长子!”

    楚良推开身边的洁贝儿,对阿黛拉说道:

    “也是时候让这帮外国贵族知道,月湾市不是他们可以肆意妄为的地方。阿黛拉,我已经手下留情了,无论是对他还是对你。你下次最好掂量好自己再来招惹我,否则下一次我可不会留情。你们清理收容物我很支持,如果资金不足可以来找我,但是我希望井水不犯河水。”

    “你!”阿黛拉一恼。

    但是她也无可奈何,她也终于清楚,她拿眼前这个楚良是越来越没有办法了。

    这个时候,一辆汽车迅速行驰而来,到了楚良的身边停下。

    驾驶室车门打开,男仆吉米匆匆跑了下来为楚良拉开车门。

    楚良冲着阿黛拉说道:

    “我说过的,我是在等车。”

    说着,楚良抱起多萝西娅,带着洁贝儿、莘羽、魔种等人就上了汽车。

    阿黛拉不由得冲着车内的楚良叫道:

    “楚良!你这是在玩火自|焚!收容物之所以要被收容或者消灭,就是因为它们充满危险!你妄图饲养它们,最终只会害了你自己!”

    吉米已经为楚良关好了车门,然后他回到驾驶室发动汽车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