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保证完之后,楚良又围绕着巨脸打量起来。

    巨脸不由得问道:

    “你还不快去找贺拉斯?”

    这个时候快被吸干的洁贝儿,急忙用上全身的力气发出一声轻哼,以此来向楚良求救。

    她担心楚良要是真走了,那她就要彻底完蛋了。

    楚良犹豫了一下,然后指着洁贝儿说道:

    “她也认识贺拉斯,我可以带她一起去找贺拉斯吗?”

    巨脸面上浮现起不悦:

    “凡人,你的要求太多了!”

    楚良听完耸耸肩:

    “那就算了。”

    洁贝儿闻言,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

    然而楚良却还是没走,依然在观察着巨脸。

    巨脸越发不悦:

    “凡人,你想要违反和我的约定吗?”

    “当然不是,”楚良回答,“我是在想,你都已经被封印了五百多年,一定很寂寞吧?我多陪你聊聊天,为你解闷。”

    巨脸的双目瞬间变得阴冷而怨毒:

    “我明白了,你是在和我耍花样!去死吧!”

    与此同时,整个大厅陡然微微颤动起来。

    那些缠|绕在墙壁、地板和天花板上的根须纷纷随之而动,无数的根须在大厅之中胡乱挥舞,其中不少朝着楚良包围了过来。

    楚良并没有被这样的场面吓到。

    贺拉斯具有黄金黎明的马卡姆蚀能,能够取走这个火球。

    但是这巨脸却并没有能力威胁贺拉斯帮它解除封印,甚至都没办法阻拦贺拉斯的离开。这让楚良知道,这巨脸也一样威胁不了自己。

    而贺拉斯有机会取走那个火球,但是他却并没有在这样做,这说明贺拉斯深知取走神迹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所以同样,楚良也不会取走那个火球。

    无数的根须眼看就要缠|绕在了楚良的身上。

    楚良在这个时候瞬间引入异化的状态。

    他的身躯急速膨胀变形,两条粗壮的胳膊从肋下伸出,掌上的利爪如同一柄柄尖刀。

    随着漫天的根须缠|绕过来,楚良的四条胳膊急速挥舞起来,使得周围密不透风。

    但凡有靠近他的根须,都被他毫不犹豫地用利爪斩断。

    一时之间,一截一截的根须持续不断地掉落在地,却没有一条根须能够真正缠|绕到他的身上。

    巨脸见得楚良此时恐怖的模样,不由得惊叹道:

    “你身上没有魔物的气息,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楚良却迅速跳到了巨脸身边:

    “斩草要除根!”

    说着,楚良就扬起利爪朝着巨脸边缘的那些根须斩去。

    所有的根须都是从巨脸上生长出来的,只要将这些根须生长出的部位斩断,就等于彻底断了这些根须的根部。

    随着楚良四条胳膊迅速的劈斩,巨脸边缘的根须被迅速斩断,从这些根须的断口还不断涌出殷红的血液。

    与此同时,漫天的根须在根部断裂之后,纷纷掉落在了地上扭动了一阵,然后慢慢化为了**的枯枝再无动静。

    缠|绕在洁贝儿身上的根须也随之松开。

    根须断口的鲜血顺着地面流淌到了洁贝儿的身边,洁贝儿却犹如看到财宝一样拼命移动自己僵硬的管足探入了那些血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