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所有一切的处境,是否有解决的办法,楚良不知道。

    他甚至怀疑他即便自杀,也未必能够拯救灵世界。如今的楚良,即便死了也是能够重新复活的。

    当然了,他也不会想不开真的去自杀。

    这个时候,楚良忽然想到了巨|龙曾经和自己说过的“启示”。

    他倒是有些明白那所谓启示的意思了,并且他早已经看到过启示。

    当年前往死亡岛,楚良曾经在岛屿上的神庙之中看到过一些神弃之民的先知所留下的预言的壁画。

    如果楚良没有猜错的话,那些壁画也就是所谓的启示。

    “劳丽也曾说过,她看到门之钥就在我自己的身体之中。换句话说,我自己就是打开通往异世界之门的钥匙。当年时机不到,故而无法打开异世界之门。”

    楚良思索了好一阵。

    关于他的命运。

    也关于灵世界的命运。

    尘将归尘,土终归土。

    如果命运已经注定,那么全力以赴是否还有意义?

    楚良皱眉思索了好一阵。

    最终,楚良身形一动,朝着他视线之中那古墓怪物和灵王的战斗地点而去。

    不管究竟如何,楚良该做的事情他还得去做。

    楚良身形才一动,就感受到了一种奇特的运动方式。

    在时空之中,楚良从他所在的点要飞往灵王战斗的点,以前楚良需要飞越两个点之间的直线距离。

    而到了现在,楚良却发现他在异化第三状态之下,可以轻易进入世界的另外层次,然后再从世界的另外层次出现到灵王战斗的点的话,他所需要飞行的距离将会大为缩短,甚至接近于零。

    楚良以极快的速度尝试了一下,果然他只消耗了短短的两秒钟,然后就出现在了王都灵王和古墓怪物战斗的现场。

    这种穿越世界另外层次的行为楚良还不太适应,这让他不由得回忆道了当初被世界夹层之中那种怪物拉入夹层时的感受。

    这种感受让他感到一阵晕眩和混沌,但是他相信随着尝试的增多这种负面效果会衰减然后消失。

    而此时,灵王和古墓怪物的战斗已经进行得十分惨烈。

    “还是不死吗?”

    楚良看得出,古墓怪物战斗到了现在,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变化,显然这是它不断重生的结果。

    反倒是灵王,此时身上已经有了不少伤痕。他的攻势也没有之前凶猛,能量也比之前要衰弱了不少。

    “看来灵王虽然强大,但是面对这种又强又不会死的混沌使者,他也坚持不了太久。”

    楚良望着这一切,却并不着急。

    他还在耐心等待,因为到了现在,他已经知晓了对付古墓怪物的办法。

    古墓怪物,曾经是这个灵世界的混沌使者。

    但是他已经在某种意义上“死”去,他返本归源的程度已经太深,基本上已经混沌化了。

    而楚良不同,楚良还是一个具备自我意识的活物,他返本归源的程度还没有那么深。

    一个活物,自然不会畏惧一个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