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到了吧!”

    楚良站起身来大声说道:

    “这明明就是一个十分乖巧温顺的姑娘!哪里危险了?并且她如今是站在我们这边共同对抗贺拉斯,此次的重要情报也是她提供的!我甚至觉得,这次事情过后,应该向上头申请对这个听话的姑娘的特赦!”

    洁贝儿听到这里,倒是不由得有些奇怪地望向楚良。

    如果能够获取特赦,那么她自然也不由往国外逃。

    所有人都觉得阿黛拉会断然拒绝。

    阿黛拉果然不负众望:

    “这不可能!她是邪恶的收容物,所查明她犯下的命案就有十几起!她要么被收容,要么被消灭!”

    楚良无奈耸耸肩:

    “既然这样,那我就没办法了。洁贝儿,你和这位阿黛拉女士如果有恩怨的话,那你们自己解决好了。”

    洁贝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阿黛拉顿时如临大敌。

    只见洁贝儿用手捂住最笑道:

    “黄金黎明的调查员都该死!你以为你是贺拉斯吗?在我的手下,你活不过一分钟!”

    说着,洁贝儿就离开座椅,扭动着腰肢朝着阿黛拉走来。

    阿黛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

    她浑身绷紧,急忙叫道:

    “大家快帮我一起消灭它!我一个人不是它的对手!”

    警署中的不少人都已经打算动作,探长刘仁松更是将手枪都已经抽了出来。

    楚良却冲着所有人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跟着,楚良对阿黛拉说道:

    “阿黛拉小姐,你让一帮普通人来对付一个月湾市头号危险的收容物,是不是太强人所难?你之前不是说,她能杀光这里所有人吗?”

    此时,只见洁贝儿身形一晃。

    众人只觉得她忽然拖出了一条虚影,紧跟着,刘仁松手中的手枪消失,赫然出现在了洁贝儿的手上。

    洁贝儿用晶莹的手指勾着手枪,嘴角含笑。

    刘仁松只能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所有人再度望向了楚良,楚良重复了一次稍安勿躁的手势,众人才放下心来。

    阿黛拉的脸色越发难看,她不由得冲楚良说道:

    “楚良!你能让她吞烟头,就一定有办法胁迫到她!快让她住手!”

    楚良回答道:

    “我为何要让她停手?她现在是在帮助我们追捕贺拉斯!而阿黛拉小姐,反而是你在不停捣乱,该住手的人是你!”

    阿黛拉闻言愤怒地盯着楚良。

    过了半晌,她终于叹气说道:

    “我可以暂时不追究洁贝儿,但是我有个条件,这次行动我必须参加!”

    洁贝儿冷哼一声,似乎对这个说法极度鄙夷。

    楚良也说道:

    “阿黛拉小姐,我们并不认为你能够帮上什么忙。”

    约拿探长鼻腔之中发出一声轻哼,似乎在表示极为赞同这个看法。

    “你!”阿黛拉脸色一恼,她只觉得自己的骄傲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过了一阵,她终于垂下头叹气说道:

    “我已经没有办法了……我联系了我曾经的同学和同事,但是并没有人愿意过来帮忙。甚至今天我还去求什隆帝国到来的超凡者,但是依然被拒绝。我必须杀掉贺拉斯,为我死去的伙伴报仇!所以……还请让我加入!”

    阿黛拉说的是实话,这段时间她四处求人,尊严和脸面都已经快要丢尽,但是却依然没能取得什么成果。

    她反观楚良这边,虽然集结的是一群她眼中的乌合之众,但是却不断取得进展。他们先是利用怪虫的特性清除了月湾市中被控制的人,然后还在下水道中获得了一些进展,今夜更是查到了贺拉斯的藏身之所。

    这让她甚至一度怀疑,或许这帮乌合之众也有可能处理掉贺拉斯。

    楚良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