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大部分警员都已经下到了井中,只有一小部分还留守地面。

    刘仁松来到阿黛拉身边问道:

    “我们也跟着下去吗?”

    阿黛拉没好气地说道:

    “他们去送死难道你也要跟着去吗?”

    刘仁松哈哈笑了笑,没有继续说话。

    阿黛拉气得胸|脯剧烈起伏,她冷声说道:

    “他们小看了贺拉斯,在贺拉斯尚未变成怪物的时候,就已经是二耀的强者。变成怪物之后,他更是获得了神秘力量的加持拥有了三耀的实力。如果他是如此就会被轻易抓捕的,我也就不用到处求人来帮忙了!”

    说到这里,阿黛拉朝着刘仁松吩咐道:

    “让收尸队的人过来吧!看看这次能收出来他们的几具尸体。”

    说完之后,阿黛拉转身就离去。

    她甚至一个人开走了汽车,都没有带上刘仁松。

    刘仁松听完阿黛拉的话之后,望着窨井沉默了一阵。

    然后他抬起头,才发现太阳已经从远方露出头来。

    温暖的阳光洒满月湾市。

    天彻底亮了。

    ……

    相比地面,下水道之中则充满阴暗和潮湿。

    警员们集中为一队,在井下稍作整理,一只只手电和矿灯被点亮。

    而安娜则在四处搜寻起来。

    很快安娜就在烂泥和墙壁上的一块苔藓上发现了痕迹,她冲着众人做了一个顺利的手势:

    “刚才有一个大家伙,朝着这边过去了。”

    安娜所指的方向,正是计划之中的死路。

    这个方向的下水道是主道,少有分支和岔道,并且分支都不长,顶端是封死的,正适合众人的围杀。

    约拿则在冲着警员们做最后的交代:

    “手雷集中管理,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使用手雷!否则在这狭窄的下水道之中会误伤自己人!如果遇到沼气浓郁的地段,全都戴好防毒面具,熄灭手电只留矿灯,谁也不许开枪以免引发沼气爆炸!”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全副武装的警员们终于朝着通道的前方开始前进。

    赏金猎人安娜手持一柄霰弹枪走在最前头。

    约拿和楚良则在警员们的中间,在他们旁边的则是手脚戴着镣铐的老虎,除此之外还有一柄由两个警员扛着的重机枪。

    污水在地上迎面流来,几乎没过人们脚掌。

    处处散发着一股臭味,石壁上和水中的青苔、油脂还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污物,给人一种油腻粘稠的感觉。

    下水道远方的巨响还在传来,驱赶的工作并未结束。

    这种巨响在下水道中传得十分迅速,并且在石壁上来回激荡,震荡着每个人的耳膜。

    大群的老鼠在巨响之中受下惊吓,于下水道中四处乱窜,甚至有一些还跳上了警员们的背上。

    一行人全神戒备,不知道究竟前行了多久。

    在前头,出现了一个接近九十度的弯道。

    这时——

    只见最前头的安娜忽然微微躬下身躯,冲着身后的警员们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警员们立即停住脚步,手中的手电和矿灯迅速熄灭,他们将枪械的保险慢慢打开。

    下水道中迅速黑暗下来。

    只有缕缕雨水渠下水口的光亮笔直投下,使得下水道中并不止于黑到无法视物。

    警员们的眼睛迅速适应了下水道中的晦暗,一个个紧张地等待着命令。

    这个时候,所有人也都开始听见,在弯道背后似乎传来了一阵怪异的声音。

    那种声音,犹如咀嚼和撕咬,伴随着的还有一阵阵老鼠的尖叫。

    犹如有什么东西,在吃下水道里的老鼠一样。

    只见最前头的安娜抓着霰弹枪,蹑手蹑脚地朝着弯道处摸去。

    她的动作轻盈灵敏,宛如一只野猫,走动之时几乎没有发出声音。

    很快,只见到她已经来到弯道拐角处。

    安娜背靠墙壁,从怀中掏出一面小镜子挑在匕首上,然后从拐角伸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