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夜幕笼罩的大街。

    一个身穿整齐西服的中年男子提着公文包缓缓行走,看上去像是一个刚加完班回家的上班族。

    黑夜之中,石板路和周围建筑都呈现潮湿的黑绿色,空荡荡的街道见不到旁人。

    中年男子慢慢步行,走了一阵他忽然停住脚步。

    跟着他脑袋一转,面向了一座还亮着灯光的民居。

    然后,他的身躯也随着脑袋转向民居,踏步就来到民居门口。

    站稳之后,中年男子并没有敲响民居的大门,而是就这样呆呆地站在门口。

    他的眼睛开始瞪大,一条犹如黑线般的虫子从他眼底伸出头来,面向民居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呯!!!”

    一声枪响陡然响起。

    中年男子腿上突然冒出一朵血花,他的身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他眼底伸出的虫子受到了惊吓,匆匆缩回眼中消失不见。

    民居中似乎也遭受枪声惊吓,顿时熄灭了灯火。

    在街道的远方,赏金猎人安娜正端着一柄红褐色的来复枪,枪口在冰冷的空气中还冒着一缕热气。

    几名警员从安娜身后涌出,迅速朝着中年男子冲来。

    中年男子想要逃跑,但是腿部的伤使得他根本跑不快,很快就被警员们按倒在地。

    一名警员观察着手中玻璃瓶里怪虫的绒毛指向,说道:

    “没错了!他就是被寄生控制的人!”

    安娜这个时候已经提着一只狗走了过来,她将狗扔到了一名警员的身上。

    那名警员抱过狗有些不满地说道:

    “别人都是用猫,你怎么偏要用狗?”

    安娜淡淡回答:

    “我喜欢猫。”

    警员们忙碌着,他们很娴熟地就将中年男子脑中的怪虫给引诱了出来,关在了玻璃瓶之中。

    今天他们已经干了很多次,甚至都已经知晓如何最大程度避免伤害到被寄生的宿主而诱出寄生的怪虫。

    有两名警员则粗暴地蹬开了民居的大门,进入内部盘查。

    被怪虫寄生的中年男子半夜在这民居大门前逗留,一定不会没有缘由。

    安娜这个时候忽然抬起头,朝着街道对面民宅的房顶上望去。

    只见尖尖的房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出现了一个浑身漆黑的人影,人影身穿黑衣和黑色披风,戴着皮质的黑色面具。

    女飞侠。

    她一袭黑衣,几乎和夜幕融为一体,站在屋顶望着警员们所做的一切。

    安娜扬起手中来复枪,对准了女飞侠。

    “乓!”

    安娜模仿枪声叫了一下,丰|满的红|唇翘起一个弧度。

    她并未扣动扳机,跟着便放下来复枪,房顶上的女飞侠至始至终都没有动过。

    民居内忽然传来叫道:

    “看看我抓到了什么!”

    安娜扭过头,只见之前进入民居中的两名警员,竟然抓着一个手指呈现触手状的男子走了出来。

    在后头,还跟着一个哭哭啼啼的正常女人。

    “异种!”警员兴奋地说道,“我抓到了一个藏匿的异种!”

    安娜只看了一眼,便回过头朝着街道对面的屋顶望去。

    空无一人。

    女飞侠的身影已经消失,茫茫夜色已经捕捉不到她的行踪。

    这时,一个警员却匆匆从街道远方跑了过来,他气喘吁吁地来到众人面前叫道:

    “所有人收队!立即回警署!”

    然后,他又冲着安娜说道:

    “安娜,约拿探长要你也一同回警署商议要事!”

    ……

    第二天一大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