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啊!!!”

    剧烈的喘气和惊叫。

    楚良猛地回过神来,意识在这一瞬间返回躯体。

    他还在车厢内。

    车厢中,依然还是原先的模样,车顶、车门、底盘、座椅和所有人都完好无损。看起来,没有任何人或者任何东西曾化为浓雾过。

    而楚良的身躯和衣服也完好无损,并未有那种被切割过的样子。

    楚明江和安巧兰都被楚良的惊叫吸引,疑惑却又关切地望向他。

    楚良双拳握紧,他知道自己回来了。

    他在那个迷雾世界中死去,然而现实世界中却依然还是活着的。

    只是那种被开膛剖腹的剧痛依然记忆犹新,使得他出了一声冷汗。

    “当——!当——!当——!……”

    远方钟楼的钟声还在连续敲响。

    在浓雾之中,他已经度过了大约两个多小时。

    而在现实之中,时间居然短到连十二声钟声都没能敲完。

    楚良怀疑,如果除掉他回过神慌乱的短暂时间,这个时间更短。

    甚至……几于零!

    “儿子!”安巧兰抓紧楚良的手带上了哭腔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哪里不舒服?你可别吓老妈啊!”

    楚良刚要回答自己没事,然而此时却忽然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异状。

    他的手指头,忽然变长变软,最后居然变成了一种类似于章鱼触手的东西!

    而他也忽然感觉自己浑身的皮肤在发紧,一缕头发忽然从他的眼前坠|落,居然毫无征兆地脱发了。

    楚良大惊!

    他知道,自己现在居然进入到了异化的第二阶段,变成了自己在警署牢房中见过的那些怪人!

    居然……这么快?

    不是说从异化第一阶段进入第二阶段,一般需要七八天吗?

    而自己才仅仅一天……

    安巧兰也发现了楚良的变化,她大哭一声仅仅抱住楚良:

    “儿子!没事的、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楚明江也眉头紧皱,脸色十分难看。

    他掏出一根雪茄想要引燃,却又愤愤地将雪茄用力掷出车窗外。

    安巧兰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冲楚明江说道:

    “黄金黎明的人不是懂这些吗?快去黄金黎明分部啊!快去求求他们救救儿子!”

    楚明江顿时面露难色:

    “黄金黎明是特殊部门,权力很大,岂是想见就能见到的?我好不容易在和部长约了明天会面,要是现在过去——”

    “我不管!”安巧兰厉声打断道,“儿子要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姓楚的,你还是不是当爹的?!”

    楚明江咬了咬牙,最终冲着司机膀吩咐道:

    “约翰,掉头!去黄金黎明!”

    汽车当即调转车头,朝着月湾市的郊外加速行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