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听完约拿的汇报,德克急忙说道:

    “派人去查!把这片地方翻个底朝天也一定要将贺拉斯给揪出来!”

    约拿却说道:

    “鉴于贺拉斯很可能变成了怪物,所以我需要一批重|武器。否则单单凭借我们警署武器的火力,我担心很可能对付不了贺拉斯。”

    德克一拍桌子说道:

    “放心!我一会就打电话去给港口驻扎的那帮大头兵借!”

    这个时候,一阵淡淡的烟雾却在办公室内飘荡。

    原来却是刘仁松居然又偷偷取了一根香烟,吞云吐雾起来。

    约拿皱起眉头,眼中满是厌恶。不仅仅是厌恶这呛鼻的烟味,也厌恶刘仁松这个人。

    德克也不由得冲着刘仁松拍桌子:

    “都让你不要再吸了,你怎么又吸起来了?对了,我问你,黄金黎明那个女调查员那边,有没有什么对付贺拉斯的对策?”

    刘仁松抓了抓头皮,懒洋洋地回答:

    “那女人恐怕要明天才能下床,并且我觉得那女人恐怕还没有楚家那个花花公子靠谱。”

    德克急忙问道:

    “这话怎么说?”

    刘仁松解释道:

    “那女人这两天在医院,基本上是在打电话联系黄金黎明里的同事或者同学,希望有人能以私人名义来帮助她。我不知道她是否有结果,但是我觉得她过于迷信那些拥有超凡力量的人了。反倒是楚家那个楚良,看上去倒是一个行动派,短时间内就展开了行动。”

    说到这里,刘仁松指了指桌上的那些怪虫和墙上约拿画出的地图:

    “看,并且还有了收获。”

    约拿闻言挺直身躯,严肃纠正道:

    “这些是我的收获!”

    刘仁松摊开手:“你高兴就好。”

    德克掏出手帕又擦了擦额头,然后说道:

    “约拿!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负责!刘仁松,你就配合好黄金黎明的女调查员就行。如今鲍勃还在医院,城里的治安事务就让奥古斯特负责。如今除了解决贺拉斯的案子之外,这城里头可不能再出什么乱子了!”

    “是!署长!”约拿得意地高声回答。

    刘仁松这个时候问道:

    “那么收容物的事情怎么办?旧城区发现了一个收容物的尸体,根据伤口判断很可能是女飞侠干的。而在西区有几名警员开枪打死了一个收容物,在南区黑市据说也有帮|派在出售一只被抓住的收容物。根据黄金黎明阿黛拉的说法,现在外头很起码还有将近二十个收容物在逃窜。”

    德克不耐烦地说道:

    “现在上头最重视的是贺拉斯的案子!我们必须集中警力先破这个案子!收容物什么的,只要别死太多人,就先放一放!不是还有自以为是义警的女飞侠吗?就留着给她处理好了!”

    刘仁松半闭着眼睛吸着烟,没有再继续说话。

    警署之外远远传来钟楼的钟声,看来已经到了夜里十二点了。

    ……

    楚家府邸。

    楚良卧室。

    自从回到卧室之后,楚良就抓紧时间吞噬灵。

    当钟声敲响的时候,他终于停止吞噬,等待着进入那个恐怖的世界。

    迷雾从四面八方涌来,将一切都融入雾中。

    当楚良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处那个充满迷雾的世界之中。

    他所站的位置,是抚风村的中心街道,上一次死亡的地方。

    在上一次的进入中,他身上的衣服和裤子都已经损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