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到了晚饭时间,楚家的餐桌却多了一个客人。

    那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

    她是一个纯粹的白人,一头金丝梳理得规规矩矩,但是起伏的大波浪头发却又充满女子的活力和热情。她眼睛湛蓝,艳唇红艳,宛如一个从油画之中走出的美人。

    用餐之时,她柔白的玉颈弯成一个动人的圆弧,身上穿着银鼠皮製成的长裙,颈中一条豪华的钻石项链一直垂到丰|满的胸|脯上,裸露的肌肤雪白晶莹。

    多萝西娅,弗劳德家族的独女。

    楚良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她,但是他对这个女子并不陌生,母亲安巧兰已经数次在他的耳边说过这个女子。

    “这算是相亲吗?”

    楚良一阵无奈。

    自从楚良的异化被治愈之后,安巧兰的头等大事便是为楚良张罗对象。

    作为楚家的唯一继承人,楚良上一次出现异化的这个意外,使得整个家族都产生了一阵动荡。

    除了安巧兰之外,不少楚家的长辈和亲戚都希望楚良能够尽早完婚诞下子嗣,这样才能保证楚家的财产不会落入外姓人之手。

    多萝西娅,便是长辈们认为最为合适的人选。多萝西娅的家族一直经营海运,她的父亲更是在月湾市有着“船王”的称号。

    楚良对此心知肚明,但是如今他的心思都在揪出贺拉斯的身上,哪里有空来考虑这些儿女情长。

    所以一顿晚饭吃下来,楚良基本上是默不作声。

    反倒是多萝西娅不时偷偷朝着楚良望来,同时也热情地应付着安巧兰和楚明江的谈话。

    楚良的这个态度,使得安巧兰十分不满。

    当晚饭结束之后,安巧兰更是严令楚良要陪伴多萝西娅去逛街。

    无奈的楚良带了几个保镖之后,便只能领着多萝西娅来到月湾市最热闹的亚拉大道闲逛。

    太阳落下之后,月湾市的海风就很大,温度便下降得厉害。

    多萝西娅的肩上添了一条白狐皮围脖,再加上她动人的美貌,更是使得她在繁华大街之上格外耀眼。

    楚良陪伴着她慢慢行走,沉默不言,他打算陪她逛一阵街就找个借口离开,

    但是这个多萝西娅却似乎对楚良比较钟意,一直没有任何结束漫步的打算,并且都主动说话,问东问西,刻意找着话题。

    楚良的耐心却快消失殆尽了。

    路边忽然传来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

    “先……先生……”

    楚良扭过头,只见却是上次卖火柴的那个小女孩。

    不过不同的是,这一次这个小姑娘的身边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戴着帽子,脸上也有布条裹住了脸,只露出一双眼睛。身上的衣服没有露出一丝皮肤,就连手都缩在袖子里头。

    从玲珑的曲线可以看出,这个人应该是一个未过发育期的少女。

    少女就站在小姑娘的身边,似乎和小姑娘十分亲密。

    然而当看到这个只露出眼睛的少女时,楚良却心中微微一动。

    跟着,却见少女带着小姑娘来到了楚良的面前。

    多萝西娅眉头不由得一皱,这两个人浑身很脏,并且还散发着一股咸鱼的味道,这让多萝西娅不由得用戴着蓝色丝绒手套的手轻轻在鼻子前挥了挥。

    楚良却在小姑娘面前蹲下,手中多了一先令,冲着小姑娘笑道:

    “我今天正好需要火柴。”

    小姑娘这次却并没有接钱,反而伸出脏兮兮的手掌朝着楚良摊开,里头是几枚便士。

    旁边那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少女却急忙鞠躬说道:

    “对不起,先生。我妹妹年幼不懂事,上次多收了您的钱。我们不知道您住在哪儿,就只能一直在这里等你,今天终于可以把钱还给您了。希望您能原谅我妹妹……”

    小姑娘的大眼睛中也充满惊恐和泪花:

    “先生,对不起!我想多赚钱给姐姐治病的,我不是故意的!”

    楚良没有接钱,却反而问道:

    “你姐姐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