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月湾市警署。

    探长办公室。

    一帮警员正趴在桌子上,伸着头朝着桌子上的玻璃瓶望去。

    瓶中的怪虫已经停止扭动,仿佛也已经耗尽了力气。

    一名警员忍不住问道:

    “探长,这玩意真的能寄生在人的大脑里头,然后控制人?”

    旁边的椅子上,约拿正在喝着咖啡看着早报,漫不经心地回答:

    “一条虫子而已,看上去也就比你肚子里的蛔虫力气大点,哪有那么神奇?”

    对于虫子控制人这种事情,约拿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依据他的探案经验认为,楚家保镖的突然反叛然后被杀,只不过是楚家的内部矛盾,虫子不过是被别有用心的人用来掩饰真相。

    至于是什么真相,约拿根本懒得去管。

    保镖的家属没有来报案,即便真的报了案,凭借楚家的地位和影响,也只会不了了之。

    所以约拿才不会去白费那个力气。

    这个时候,一帮警员忽然叫了起来:

    “动了!动了!虫子身上的绒毛动了!”

    约拿疑惑之中放下报纸,凑过来一看,果然只见瓶子里怪虫身上的绒毛都竖了起来,齐刷刷地指向了一个方向。

    所有警员和约拿一同抬起头,朝着绒毛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那是一名也趴在桌子上观察的警员。

    “你!”约拿伸手指向了那名满脸无辜的警员,“让开!”

    警员匆匆让开,约拿的视线终于得以畅通无阻地穿过办公室的窗户,看到了警署大堂之中一个正在行走的便衣探长。

    “鲍勃?”

    约拿满脸迷惑。

    月湾市四大探长,各管一区。而这个鲍勃,就是其中之一。

    疑惑之中,约拿抓起桌上玻璃瓶走出办公室,朝着鲍勃而去。

    一帮警员满怀疑窦地对视一眼,也急忙跟了出去。

    “鲍勃探长!”约拿叫道,“今天有没有查获什么大案啊?”

    约拿一边说着,一边来到鲍勃探长的面前暗暗打量。

    只见鲍勃的双眼充满迷茫,当约拿靠近的时候,他的双目才迅速聚焦。

    面对约拿的询问,鲍勃嘴角翘起一个僵硬的微笑:

    “随便走走,随便看看。”

    约拿握着玻璃瓶绕着鲍勃走了一圈,发现瓶中怪虫身上的绒毛一直指在鲍勃身上。

    这一下令约拿更加疑惑,他不由得举起玻璃瓶冲着鲍勃问道:

    “鲍勃探长,你有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鲍勃在看到玻璃瓶中怪虫的那一刻,他的脸色陡然剧变。

    突然——

    只见鲍勃在毫无征兆之下从怀中一摸,扬起手枪对准约拿扣动扳机!

    “呯!!!”

    枪声顿时在警署大厅之中响起,震惊众人。

    血花飞溅,约拿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身边的警员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冲上去将鲍勃按在地上,夺走了他的手枪。

    约拿这个时候却满脸血液和狰狞地从地上爬起。

    只见他的耳朵已经少了一块,鲜血汩汩地流淌。

    刚才鲍勃的那一枪稍稍偏了一点,子弹带走了约拿的一块耳廓。

    “按住他!!!”

    约拿愤怒地叫着,他骑在鲍勃的身上就朝着他的脸狠狠揍了几拳。

    刚才那一枪,差点要了约拿自己的命。

    要不是刚才约拿在被枪指着的那一瞬间下意识往旁一躲,恐怕他现在就是一具脑袋开花的死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