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楚良将两个装有怪虫的玻璃瓶取了出来,然后放在了茶几上。

    众人齐齐望去,然后不少人深皱眉头。

    “想必我的父亲和管家已经向诸位说过我家昨夜发生的事情,这不是普通的虫子。”

    楚良说道:

    “这是昨夜我从府邸之中保镖的脑子里弄出来的,可以确定的是,它们能够控制人的行为语言。我不知道月湾市中还有多少人被这种虫子控制,很可能有政要,也有可能有大亨。所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先尽量查清被控制的人。”

    所有人听得如此严重,这才又再度朝着虫子打量了一番。

    最后约拿探长不悦地说道:

    “楚少爷,我们这么多人搞了这么大的仗势过来,原以为是要追查贺拉斯的。结果你搞两条小爬虫出来,这虫子真有你说得那么神奇?如果如此,那么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够分辨出哪些人是被这种怪虫控制的?”

    楚良指着玻璃瓶说道:

    “这虫子能够互相感应,留意看它们身上的绒毛,只要一定范围内有同类出现,它们的绒毛就会指向同类。”

    众人观察了一阵,不断移动着瓶子的位置判断,果然还真是如此。

    约拿探长随后又问道:

    “那么楚少爷,这件事和贺拉斯又有什么关系?”

    楚良回答: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虫子一定是贺拉斯搞出来的。”

    对于能感应异化力量的事情,楚良自然不打算说出来。

    “猜?”约拿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楚良看了他一眼,说道:

    “我们可以通过这些虫子寄生分布的范围,判断出贺拉斯的大致藏身之处。我确实是猜的,或者说,探长有其他的好办法?”

    约拿探长靠在沙发上摊开双手:

    “听你的就是。”

    楚良于是继续对众人说道:

    “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人力一个个去寻找被怪虫控制的人,所以我要将目标集中在那些重要人物身上。我打算让约拿探长带上一个玻璃瓶子,看看警署和政要是否被怪虫渗透。而劳烦茅先生带走另一个瓶子,检查下地下势力里头是否有问题。”

    约拿探长伸手就抄过了一个玻璃瓶,他用手指弹了一下玻璃瓶瓶壁,惹得里头的黑色怪虫又是一阵剧烈跳动。

    “如果这绒毛指向了某个人,尤其是重要人物……”

    约拿问道:

    “虽然市长已经下令,我们警方可以便宜行事。但是如果真的有重要人物被怪虫控制,我可不敢直接对那些大人物开枪。”

    约拿在担心责任和秋后算账,不仅仅来自于上司,也来自于那些大人物的家族。

    楚良回答:

    “我试验过,一旦宿主出现了问题,就能用猫凑近人脸将这怪虫从人的眼睛之中引诱出来,当然你们也可以试试别的动物或者别的办法。”

    约拿撇撇嘴:“就这样吧。”

    茅世新也取过了另一个玻璃瓶,说道:

    “我们赤门之中从来不缺人才,群策群力之下,我们能够妥当处理一切。”

    约拿代表白道的力量,而茅世新代表黑道的力量,如今黑白两道的重要人物都已经接下了这件事,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赏金猎人安娜这个时候突然站了起来,朝着楚良问道:

    “楚少爷,你家外头昨夜是否来过一个身高两米左右,体重大约两百千克,脚掌长四百公分,脚宽十公分,头重脚轻,或者说是上身和头部比较巨大的……东西?”

    楚良望向安娜:

    “什么意思?”

    安娜回答:

    “我能够通过细微的痕迹就发现普通人觉察不到的脚印,并且通过脚印,就能够判断出一个人的身高体重和一些明显特征。在进入楚家府邸之前,我就已经在楚家周围转了一圈。楚少爷不要多心,这只是我的职业习惯。”

    楚良深深地看了安娜一眼,然后问道:

    “能追踪吗?”

    昨夜楚家外居然来过一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