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个世界,似乎远比楚良所预料的还要神秘。

    女子继续说道:

    “贺拉斯背叛了黄金黎明,他并没有将这次异化事件汇报总部,反而隐瞒了下来。起初,我们以为这是因为他对异种的试验还未完成,故而才会想要等到试验结果出来后才会汇报。谁能想到,他做所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一己私利!”

    女子说到这里越说越激动,她猛地被呛住了,拼命咳嗽起来。

    她的口中咳出一些血液,这些血液里还可以见到不少漆黑的灰絮。

    楚良不由得想要出门叫医生。

    女子却已经开口:

    “我没事!刚才一时激动说了一些废话,接下来你要认真听我的话。贺拉斯死而复生成了怪物,他的目标是你!”

    “嗯?”楚良不由有些迷惑。

    他和贺拉斯并无交集,也仅仅见过一面而已。

    女子解释道:

    “贺拉斯他从异种的体内发现了一种神秘的能让人进化的力量,当他尝试到这种神秘进化力量的甜头之后,他为了掠夺神秘力量杀了月湾市中所有活着的异种!除了你!”

    进化的力量?

    楚良不由得想到了胸|前的黑点。

    难道说所谓的异化,其实是进化?

    一时间,太多的谜团朝着楚良涌来,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女子接着说道:

    “起初我们都以为贺拉斯的进化失败了,然而当他昨夜从坟墓之中复活爬过之时,我们才意识到他成功了。他杀光了分部中的人,还将分部收容关押的收容物都释放了出来。他在贪婪的驱使之下必然还会来找你——唯一存活的异种,杀了你夺取让你产生异化的力量。对于任何一丝进化的力量,他都不会放过!”

    楚良继续追问:

    “收容物是什么?他杀了我之后要如何才能夺取我的力量?”

    女子冷笑起来:

    “我告诉你的已经够多,这些事情都是机密。如果你泄露出去,即便是你是楚家的公子也一样要坐牢!接下来,你要听我的安排。”

    楚良眼神一阵闪烁。

    他并没有急着拒绝,而是在继续倾听。

    女子开口说道:

    “我参与过贺拉斯的试验,进化或者说异化之后,强烈的负面情绪会充斥人的心神,你异化过你应该知道这点。而贺拉斯的进化程度已经超出了所有异种,他形成了一种新的存在,那些进化带来的负面情绪会让他发疯,将他变成一头只知道杀|戮和吞食的怪物!我们必须尽快杀了他,否则月湾市中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楚良不由得问道:

    “这一切和我有什么关系?这你是你们的职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女子的眼睛盯着楚良:

    “市长刚才已经告诉我,黄金黎明新的部长还得半个月之后才能赶来月湾市上任,而附近城市之中也抽调不出人手来支援。所以说,要解决贺拉斯那个怪物,只能依靠我们自己。现在我们不知道他躲藏在何地,而你将是我们将它引诱出来杀掉的关键!”

    楚良皱起眉头:

    “你们想要拿我当诱饵?”

    “这也是在保护你,”女子回答,“离开了我们,你以为单凭楚家那几个保镖就能抵挡贺拉斯?”

    “恕我拒绝。”楚良回答。

    开玩笑,这个女人说的话是真是假都还没确定,就要自己去当诱饵引诱怪物?

    更何况黄金黎明月湾分部的人都被贺拉斯干掉了,如今靠这个侥幸躲过一劫的女人又怎么可能靠得住?

    说什么保护,楚良从来不信。

    他的命运只会在自己手中,他也只信任属于自己的力量。

    说完之后,楚良转身就朝着病房外走去。

    “嗯?”女子对楚良的拒绝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