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场盛大的庆典在楚家府邸展开。

    楚家的晚宴,不少社会名流应邀参加,一时间宾客如云。

    楚家唯一继承人的身体状况,不仅仅影响楚家,甚至一定程度上还能影响月湾市的稳定。

    所以不少人都想要来亲眼看一看,楚良是否如同传闻中所言,被神秘的魔法给治愈了。

    楚良只觉得自己如同动物园里的珍奇异兽一样,被一帮人围着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人们见到楚良恢复之后,不由得议论纷纷:

    “黄金黎明那帮人果然是吃干饭的!我们纳税人每年花那么多钱养着他们,他们居然连一个异化都解决不了,还得靠一个魔法师出马才解决。”

    “可不是吗!那个贺拉斯死前居然还把所有异种都处决了,早知道就让那个魔法师来处理了,这下白白死了这么多人!”

    “如果那个贺拉斯没死,他绝对要为此事负责!别以为身为黄金黎明的人就可以为所欲为!”

    “话说你们有没有那个魔法师的联系方式?我也很想要见见他!”

    ……

    宴会上仆人们虽然忙碌不停,但是却都格外卖力。

    楚良的痊愈,为整个楚家都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喜悦。

    楚明江和安巧兰游|走在众多宾客之中,笑声也分外明亮。

    只有楚良一个人还显得沉默。

    他心里清楚,自己并不算被治愈了。

    异化的力量依然还在他的体内,只不过被灵纹的力量压制了。

    能不能活过十八天,还是一个谜。

    甚至这次“治愈”,还可能会为他带来一些麻烦,譬如来自于黄金黎明方面的。

    他之所以选择自己已经被治愈的假象,是因为他清楚,楚家太需要这个结果了,尤其是他母亲。

    楚良曾一度怀疑,一直深陷痛苦和恐惧中的安巧兰,说不定会在自己死前先垮了。

    身为儿子的本分,不该是竭尽全力不让父母担心吗?

    彷徨和痛苦,自己一个人承受就好。

    如果真的还是会在十八天后死去,那么楚良做好生前事就好,死后的事情他也操心不了。

    宴会一直持续到晚上才逐渐散去。

    楚明江喝醉了酒,安巧兰也已经陪着他回房歇息。

    楚良也独自回到了卧房。

    他正准备继续上|床感受灵的时候,忽然听到远方警笛大作,似乎有不少警车匆匆行驰而过。

    这让楚良不由得来到窗前远眺。

    只见远方郊外,火光冲天。

    火光闪烁之中,漆黑的夜穹宛如被撕开了一条口子,可以清晰看到滚滚的浓烟升腾而起,无数的火星随着烟气跳动。

    无论是警车还是消防署的车,都匆匆朝着那个方向而去。

    那里,正是黄金黎明月湾市分部所在的位置。

    “黄金黎明失火了?”

    楚良微微疑惑。

    不过黄金黎明地处郊外,位置偏僻,即便失火也不会影响到月湾市。

    在这个消防技术水平落后的世界,火灾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可是一个远比异种异化之类的还要更加严重的大事。

    一场严重的火灾甚至能够烧毁半个城市,烧掉上万间民房,让几百亩土地化为焦土。

    楚良看了一阵,便离开窗前回到了床上。

    他继续吞噬着周围的灵,等待着子夜十二点到来。

    当钟声响起的时候,他再度进入了那个充满迷雾的世界。

    几乎在瞬间他又回归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