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随着钟声敲响,浓雾再度在楚良的卧室中弥漫开来。

    楚良不为所动,任由周围的一切都化为雾气,和漫天大雾融入一起。

    当他重新睁开眼睛时,他已经站在了神祠的木阶上。

    蠕动的大雾中,还可以看到抚风村的建筑轮廓。

    风声如同哭泣,在耳边萦绕不绝。

    “我又回来了。”

    楚良的身上依然穿着上次的衣服,只不过这一次衣服上多了一个染血的大洞,这是上一次死亡时留下的。

    他的双目在周围搜寻,并未发现那神秘的脚印。

    这一次,楚良决定和那种会隐形的怪物较量一番。

    他先来到木阶之上神祠门口,他知道怪物很快会找上门来。

    坐定之后,楚良开始尝试招鬼。

    只要从世界第二层中将鬼招出来过,那么第二次将会容易得多,往往心念所想,鬼就能够来到第一层世界凝聚出形体。

    然而他却很快失败了。

    “在这里无法招鬼吗?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在这个充满诡异和迷雾的世界,一切都似乎与常理相悖,不仅无法感受到灵,就连招鬼也毫无动静。

    “那再试一试,异化的力量在这里能否使用。”

    他开始静心凝神,将灵纹的力量一点点收缩,任由黑点的力量弥漫开来。

    身体的变化很快产生,他的手掌变得奇长而宽大,黑色的薄膜收于指缝中,尖锐的指甲森然可畏。

    他的皮肤宛如形成了一种厚厚的角质层,充满着坚韧的感觉。口中也一阵发痒,居然生出了几粒尖牙。

    “能用!不过我不能在这种状态持续太久,否则一旦那些负面情绪占据了我的心神,我不知道后果会是什么。”

    于是楚良很快退出异化的状态。

    他坐在神祠门口,静心等待。

    不解决掉这个会隐身的怪物,无疑将会严重影响楚良在这个迷雾时间的探索。

    浓雾在寒风的吹拂中蠕动扭曲,时而变幻如白衣,时而变化如苍狗。

    除了风声之外,便只有安静。

    死寂一样的安静。

    仿佛这个世界中,除了楚良之外再无生气。

    一阵细微的声音忽然响起。

    在这个死寂的世界中,这样的声音显得极不寻常。

    楚良微微睁开眼睛,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那里浓雾翻腾,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浓雾中穿梭靠近。

    楚良重新闭上眼睛,他并不着急,判断那会隐身的怪物最好的办法就是寻找它的脚印。

    它的脚印不出现,楚良才不会贸然冲入雾中。

    安静重新恢复,并且持续了好一阵。

    过来半晌,细微的声音才重新响起,并且越来越近。

    “有意识吗?”

    楚良心中有了猜测。

    刚才的安静,说明那怪物在附近雾中停顿了一段时间。怪物不会无缘无故停下脚步,八成是那怪物也在观察楚良自己。

    楚良继续等待。

    大约过了五分钟,窸窸窣窣的声音已经很近了。

    楚良才睁开眼睛,在他的视线之中,一连串的脚印开始在神祠周围出现。

    “果然不敢进这神祠,也不知道你在怕什么?”

    神祠里头,楚良上次就基本已经搜了个底朝天,却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脚印在神祠门口来回徘徊,集中在楚良附近。

    “很渴望来杀我了吗?”楚良站起身来,“那就让我来会一会你。”

    当即楚良收缩灵纹的力量,进入异化之中。

    随着身躯产生变异,楚良双目搜寻着脚印,猛地朝着神祠外的脚印伸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