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鲍里斯在跳下窗户的时候摔伤了腿,使得他跑动起来的时候一瘸一拐。

    一路上他打晕了一个青年,抢去了他的衣服穿上,循着无人的巷道逃窜。

    大街上他并不敢去露面,否则一旦被人认出,那么警方和赏金猎人都会闻讯而至。

    幸好月湾市中错杂纷乱如同迷宫般的巷道,他倒是轻车熟路。

    狭窄的巷道冗长且昏暗,鲍里斯一边跑一边低声咒骂。

    他精心布置的藏身之地居然被人寻上门来,毫无疑问是肯叛变了,那个狗|娘养的一定是招架不住楚家的逼供出卖了自己。

    被自己视为最忠诚的兄弟,居然背叛了自己。

    鲍里斯越想越气,逃跑的同时一脚踹倒了巷道中的一个杂物箱。

    如今恶斧兄弟会大势已去,但是鲍里斯并不打算就此罢休。

    他仍然想要孤注一掷,今夜他打算携带炸药夜闯楚家,即便粉身碎骨,也要和楚家同归于尽。

    忽然,鲍里斯停下了脚步,不可思议地望着巷道前方。

    “肯?”

    只见巷道前头,有一个人摇摇晃晃地朝着他走来。

    那个人脸色惨白一片,身穿黑衣,腰部有着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外翻的皮肉已经失去了血色,苍白可怖。

    “肯已经死了,你到底是谁?”

    鲍里斯忍不住冲着那个人影咆哮起来。

    他的手下已经告诉过他,当警察从楚家抬出肯的尸体时,甚至连尸身都断成了两截。

    惊异之间,鲍里斯已经将手伸向怀中,就要掏出手枪。

    这个时候,一个黑影忽然在鲍里斯身后出现。

    那是一具黑色的骷髅。

    骷髅眼眶之中深邃而冰冷,它伸出被黑色黏腻包裹的骷髅爪子,猛地从背后掐住了鲍里斯的脖子。

    鲍里斯大惊之下反应也十分迅速,他猛地将腰向后一撞,同时双手抓住骷髅的爪子就猛地弯腰下蹲。

    一个熟练的过肩摔,顿时就将骷髅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脱困之后,鲍里斯毫不犹豫抽出手枪冲着骷髅和肯扣动扳机:

    “死去吧!你们这些邪恶的鬼东西!”

    呯!呯!呯!呯!呯!呯!

    他开枪十分迅速,密集的枪声几乎连成一片。

    六颗子弹,在短时间内迅速打光。

    子弹准确地打在了肯的额头,打穿了黑色骷髅的眉心,还有它们的一些要害部位。

    但是无论是肯还是黑色骷髅,却并未就此“死”去。

    它们已经还在动弹,朝着鲍里斯摇摇晃晃地走来。

    鲍里斯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它们是鬼。”

    一个声音在鲍里斯的身后响起。

    鲍里斯陡然回过头,只见身后远处居然站了一名身穿灰色斗篷的人。

    他的身躯被斗篷包裹,脸被兜帽遮挡。

    只听这个人继续开口:

    “普通武器,无法彻底杀死它们。即便你将它们磨成了粉,它们过段时间依然还能重新凝聚出来。要想对付它们,恐怕你得寻找一些新的力量。”

    这个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也十分熟悉。

    鲍里斯怒道:

    “你是谁?我一定认识你!”

    来人轻笑一声,然后拉下斗篷的兜帽,露出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庞。

    这人,正是楚良。

    虽然楚良在公用电话亭通知了赏金猎人鲍里斯的下落,但是出于不放心,楚良还是亲自赶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