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对于女飞侠,楚良还是有些好奇。

    难道这个世界,也有着武侠小说里头的那种侠客不成?

    刘仁松咬着烟,回答的声音有些模糊:

    “女飞侠是有的,不过她的手法干净利索,杀人留下的伤口很小。并不会像楚少爷你房中那样……哇,就像是有一头狮子在里头破坏过。尤其是墙上的那个爪印,看上去真的吓人。”

    楚良故意露出迷茫,摇摇头回答:

    “我当时什么也没看清,害怕极了,我也不知道救了我的是女飞侠还是狮子。”

    刘仁松哈哈哈笑了起来,然后又吸了一口烟。

    末了,他突然对楚良问道:

    “听说楚公子也出现了异化?我前两天也抓过不少异种,那真是一群不幸的人。对了,不知道楚公子可否让我看看你的手,我也很关心楚公子健康的。”

    楚良闻言,眼中一阵闪烁。

    他平静地伸出手,伸到了刘仁松面前:

    “探长请看。”

    此时楚良早已经控制着体内两种力量的平衡,将自己重新回归到了异化第二阶段的模样。

    他的手指依然还是触手模样,指缝间也有着薄膜。

    只不过薄膜上的伤口早已经痊愈,血迹也被楚良清洗干净。

    刘仁松倒是毫不客气,抓着楚良的手一边瞅着一边还不时用力捏捏那触手般的手指:

    “死者的脖子上有勒痕,看勒痕的直径,倒是和楚公子的手指头差不多粗。只不过楚公子的指头可没那么长,能够绕人脖子几圈。”

    楚良闻言说道:

    “刘探长不会怀疑是我杀了枪手吧?如果异化的人真的有这么厉害,你们警署里头又怎么会抓到那么多的异种?”

    这个刘仁松倒是让楚良心中暗暗警惕起来。

    他似乎怀疑自己。

    不过楚良的手掌已经变化处理过,他倒是可以确定,外人根本无法找到证据。

    楚明江也眉头一皱:

    “刘探长,这话不恰当吧。”

    安巧兰也瞪着刘仁松,脸色不太好看。

    刘仁松哈哈一笑,然后松开了楚良的手,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回答:

    “哈,我这个人有些粗鄙,总是冒冒失失的,还请楚先生、楚太太和楚公子见谅。几位放心,我们警署一定会全力侦破此案,并且也会保护好楚公子的安全。天也快亮了,我们还有事务要处理,告辞了告辞了,不用送!留步留步!”

    说完之后,刘仁松居然起身招呼着一帮警员,就此朝着客厅外走去。

    “这就走了?”楚明江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这帮吃干饭的!根本靠不住!”

    说完之后,楚明江重新进入了书房,打电话联系不停。

    警署的表现已经让他失望透顶,他想用楚家自己的关系和力量来解决这件事情。

    安巧兰也不由得抱怨了警署几句,毕竟今夜警员们的表现令她也同样不满。

    楚良的双眼却闪烁不停。

    世间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楚良相信,针对他的暗杀并不会就此停歇。

    如今楚良虽然有了正面抵挡手枪子弹的能力,但是若仇家换威力更强的枪械或者背后偷袭呢?亦或者,仇家直接动用炸药。

    这些手段,恶斧兄弟会的那帮亡命徒驾熟就轻。

    所以楚良,继续增强自己的自保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