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根据巫女的记忆,世间的灵纹种类繁多,不同的人会根据自身的不同诞生不同的灵纹,其种类加起来总共有数千种。

    而每一种不同的灵纹,往往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巫女莘羽的灵纹是“木纹”,而楚良身上的灵纹明显不是木纹,而是一种在巫女记忆中所没有的灵纹。

    楚良忽然起身,来到书架旁抽出一本厚厚的书籍,打开翻阅起来。

    这一次吸收了巫女的记忆,从而使得楚良能够辨识这个世界的文字。

    再加上他从巫女的记忆里得知,这本书里正好记载了各类灵纹。

    书籍上画有着各种灵纹的模样,并且有着相关的文字记载。

    楚良一边浏览着书上的图案,一边和自己相互对照。

    “不是日纹、不是月纹、不是龟纹、不是火纹、不是涡纹、不是鸮纹、不是貘纹、不是象纹……”

    时间匆匆而过,楚良终于将整本书翻阅了一遍。

    然而他却并没能从书中得到答案。

    “真是奇怪,为什么没能找到和我对应的灵纹?”

    这样的结果让楚良百思不得其解。

    “先稳固我的灵纹,看看它到底能够产生什么效果。”

    灵纹需要灵力来稳固,而灵力则存在于万物之中。

    简单来说,食物之中也有灵力,水中也有灵力,大气之中同样充满灵力,所以吃饭、喝水、呼吸都能够获得灵,也正是因为灵,才能让生命生存下去。

    而灵力的获取注定是一个残酷的过程。

    每个灵只有通过不断剥夺和吞噬其它的灵,才能保证自身的存在。

    植物从土壤中抢夺灵,动物依靠吃植物和别的动物来掠取灵,人则吃动物和植物来获得灵。

    而如何让灵能够被灵纹有效吸收,则需要运用到一些特殊的方法,这就是修炼。

    楚良当即席地而坐。

    他开始尝试按照从巫女记忆中获取的方法,来稳固自己的灵。

    过了好一阵,他却重新睁开了眼睛。

    “奇怪……”

    他修炼半晌,竟一无所获。

    按理说,他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灵纹,而灵有无处不在,所以他应当很容易感受到世间万物的灵。

    然而他尝试了几十次,却丝毫感应不到别的灵的存在。

    “怎么会怎样,是我运用错了方法?还是……这个世间已经没有灵的存在?”

    一想到抚风村死亡的村民,还有巫女记忆之中的绝望,楚良越发觉得是这个世界出了问题。

    苍白之雾,这是巫女记忆之中一种莫大的邪恶和危险。

    而这个苍白之雾是什么,它又如何危险,这些楚良并不知晓,毕竟他获取巫女的记忆也仅仅是一些碎片,并不完整。

    “苍白之雾,是笼罩在这个世界的那种茫茫迷雾吗?”

    楚良并不清楚。

    至少,他没有觉得外头弥漫的大雾有什么危险。

    “现在我该怎么办?平白得了一个大好处,但是却根本无法运用。”

    不知晓灵纹种类,甚至不能将其稳固,就意味着他根本无法进行相应的修炼,连施展灵纹的力量都做不到。

    坐守宝山而不得入。

    这样的结果,和没有获得又有什么两样?

    苦思一阵,楚良压抑下心头的烦躁,而是重新翻阅其书架上的其他书籍来。

    从书籍里头,或许有解决的办法也不一定。

    大部分的书籍,都相当于抚风村的村志,记录的是抚风村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

    剩下的很大一部分,则相当于村中的族谱,记载的是血脉延续和户籍。

    毕竟村中村民大都目不识丁,大部分知识都被掌握在巫女的手中,所以这些工作也基本上都是巫女在做。

    除开这些,只有两本书对楚良有用。

    一本书是记载灵纹稳固方法的,上面的内容楚良从巫女记忆之中已经获取了不少,剩下的内容也很轻易被楚良牢牢记住。

    另一边,则是用来记载祭祀的方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