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爱我请全订阅哦。&乐&文&{}.{l}{xs520}.{com}定子不知不觉就对着江雪倾诉起来,有关于自己坎坷命运的担忧,关于再入后宫后失去母家权势后盾的不安,关于她今后的未来,江雪认真地听着,时而发出“嗯、所以呢、后来呢”这样的应和声,等到定子因日光昏沉而惊觉天色渐晚时,她已经说了太多的东西。

    定子立刻止住话题,忽然之间记起了此刻面前的少女不仅仅是她的妹妹,更是道长殿下的女儿,而道长殿下正室夫人的长女彰子明年必定会进入后宫,到时候,这位妹妹是会站在哪一边呢?

    “雪……”

    定子抿了抿唇,认命而无奈地笑了。

    如果是几年前,想必她根本不会担心任何事情,那时候父亲大人会替她解决所有一切问题。那时候,她是多么的张扬骄傲,如今却要委屈在这样冷僻的宫殿中忍受着怨灵妖怪的困扰,哪怕安倍晴明大人会看在父亲大人的份上替她张开结界,毕竟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罢了。

    这后宫之中,困了多少怀着怨恨不甘死去的女人?

    有时候,她自己都会想着或许有一天,自己会步上文车妖妃的后尘。

    这样一个没有被权力和欲|望淹没沾染的妹妹还是少和这些事情接触的好。

    定子发出了忠告。

    “雪,你来这里的事情,请示过道长殿下吗?”

    ——如果你去请示,你就会知道,藤原道长根本就不希望你和我有任何接触!你这样的举动只会触怒藤原道长而已。

    江雪疑惑地看着定子,眨了眨眼睛,奇怪地反问:“我来探望定子姐姐需要请示其他人同意吗?只要定子姐姐同意就好了吧?”

    果然如此啊。

    定子在心中叹了口气。

    这位人如其名,如雪一般洁白的妹妹啊……

    定子温柔地笑着摇头。

    “雪,如果我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的话……以后千万记得一定要先请示道长殿下,或是,多听听藤姬的意见。我记得你和那位藤姬住在一起吧,你才来平安京,对这里的很多事都不了解。”

    江雪再度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所以呢?因为不了解,我才想要去了解,如果不是亲眼见过,我怎么会知道定子姐姐是什么样的人呢?如果道长殿下说不允许我就不能来吗?若没有正当的能够说服我的理由,我不会听别人的命令。”

    定子登时给吓了一大跳,几乎下意识地左右看看。

    女房们都被她请到了殿外,如今内室只有她和雪妹妹两人,她这才松了口气,压低声音说:“雪,你若是相信我,就听我一个建议吧。在这里不能说出这样的话,你是藤原家的女儿,不能忤逆道长殿下,否则、否则的话,你会失去今日的一切!”

    江雪并没有丝毫被吓到的表情,反而非常轻松又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俏皮地眨眨眼睛,问:“那么,若是我被道长殿下赶出藤原家,定子姐姐就不会认我是妹妹了吗?那么,我要做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征求道长殿下同意?我会听从命令,但不是因为强权,而是因为对方确实掌握着正确和真理。除此之外,谁也不能剥夺我的自由意志。”

    “不”字卡在定子喉咙中,梗得她连胸口都微微发痛。

    江雪依旧笑着说:“过去十多年,我从没见过道长殿下,就连母亲的容颜也快要忘记了。我一直跟着师父,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若不是师父告诉我有一段命运在海的对岸等待,我根本就不会渡海而来。我现今拥有的一切并不是道长殿下赐给我的,就算他将恩惠收回,也不会改变我什么。我想要认回的亲人已经认识了,藤姬与我有着同样的星之一族的血脉,而定子姐姐……”

    江雪笑着看向定子,双手轻轻触上定子的脸颊,用指尖拂去定子脸颊滑落的泪水,“是我第一位姐姐。如果定子姐姐依旧愿意把我当做妹妹,那么,就算我不姓藤原,只是‘江雪’,定子姐姐也愿意再见到我吧?”

    “对吧?”

    江雪像是从定子的神情中得到了什么暗示一样,重复了问话,但比起之前的试探疑问,如今已像是成竹在胸的胜利宣言。

    “定子姐姐,会愿意再次为我敞开门扉吧。”

    江雪把话说到这样明白的地步,定子无法用任何别的理由来解释她的行为。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落下了眼泪。

    是因为感动吗?

    还是因为畏惧呢?

    是因为对方身上那几乎要实质化的清澈温暖的光辉而感到倾羡,还是因为那种与自己全然不同的姿态而感到可怕呢?

    不是。

    不是。

    都不是。

    并不仅仅是这些……

    那些从心底深处翻腾上来的炽热,如同翻滚的岩浆再度涨破赤红的地壳涌出来的温热的情绪,混杂了太多太多,就像是熬煮过久的汤,连熬煮之人也无法分辨出那些干硬胶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原料变化的结果。

    如同困在黑暗的狭间而被人推开了一扇门看到光芒,如同身体被重重锁链缠绕而突然被人一刀斩断,在华丽而沉重的十二单衣下,她听到了与安静、柔顺、接纳、认命全然不同的另一个声音。

    ——我是我,我只听自己的意志而行动。

    是了,那就是“雪”与自己根本性的不同。

    如果不是“藤原家的女儿”,“藤原定子”就不会有这样的人生,无论是先前的富贵荣华,还是之后的颠沛流离,如今的凋敝萧瑟,但是,如果不是“藤原家的女儿”,“雪”依然是“雪”。

    从天而降的雪,纯净洁白的雪,不因任何人的意志而改变的雪。

    定子无法遏制地流下泪水,她抬起手,却遮不住指间滚落的泪珠,她失态地哭泣,无措地用手抹去泪水,不想身上一暖,忽然被人扑过来抱住。

    “没关系的,我不会告诉别人的。现在我什么都看不到,所以,定子姐姐不用害羞。我在这里。”

    有人将下巴轻轻抵在她的肩上,附在她耳边轻声说着。

    定子怔了几秒,后知后觉地回抱住了扑进自己怀里的妹妹,原本还想强行忍住的哭泣如今反而更加控制不住。

    已经有多久了呢?

    自从父亲大人去世后,她还能在谁的怀中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