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你们这些人有手有脚,而且看你办的这些事也应该是有些头脑,结果你们却靠剥削这些原本就很可怜的孩子们一个个活的那么潇洒,难道你们用那些他们用血和汗水换来的钱去享受的时候心中就没有一丁点的难受么”

    鲁亚原本以为会从他们眼中看出一丝悔过之意,结果他很失望的发现,除了低着脑袋的‘大炮’其他几个管理者的眼中除了对自己的恐惧之外,大都是麻木之色。

    见此情景鲁亚不禁暗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就算他今天把这些人解决了,过不了多久又会有下一批所谓的管理者出现,继续剥削那些孤儿们,想到此处他不由攥紧了拳头,他无力去改变整个社会的现状,但却决定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尽量帮助在那些被这个社会抛弃的孤儿们,因为,他曾经也是孤儿。

    “两位大哥,他们就·····”

    “小心”

    就在鲁亚转过头准备吩咐那两名黑衣人把这些人带回去做苦力赎罪的时候,一直关注着那些管理者的小七突然发现一直低着头的‘大炮’突然爆起,向着把头转向一边的鲁亚扑去。因此立刻惊叫出声。

    “哼~”鲁亚的反应很迅速,其实当小七还没出声提醒的时候他就用余光发现了这个一直低头的‘大炮’起身的动作,因此当小七叫出声以后鲁亚就已经转过了头,并且还伸手迎了过去。

    不论是围观的小七他们还是艾薇拉和那两个黑衣人,都因为鲁亚的这个动作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们看得出来鲁亚就是一个毫无实力的混血少年,而‘大炮’则是一名成年的中级见习力士,‘大炮’的胳膊都比鲁亚腿要粗了,两人的实力差距这么悬殊,鲁亚竟然还敢伸手去接,不由的让他们觉得鲁亚是不是疯了。【】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们都目瞪口呆起来,他们只见原本应该骨断筋折的鲁亚好像非常轻松的就接住了‘大炮’急速甩出的拳头,并且手上稍一用力就把原本一脸疯狂的‘大炮’给捏的双眼爆起大声惨叫起来。

    紧接着,一副非常不协调的画面就呈现在了众人面前,只见比‘大炮’矮了两头小了两倍的鲁亚,就这么一只手纹丝不动的捏的‘大炮’的拳头咔咔直响,另一只手则不停的向着他的脸上身上落下。

    ‘啪啪’的拳拳到肉之声让围观的众人心中不停的抽搐,而鲁亚手上不停嘴里也没闲着,一边打一边骂道。

    “还想偷袭我,我让你蹦,让你跳”

    “说你你还不服气,我打死你个人渣”

    “呀,你还敢躲,你跑的了么,我让你跑”

    ······

    几分钟后被打的谁妈都认不出来的‘大炮’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而鲁亚则在一旁冲着艾薇拉抱怨对方骨头太硬,自己手都疼了,并且还把手递过去求安慰,看的所有人都恶寒不已,特别是那三兄弟心中更是庆幸自己先前没有来得及动手,不然估计他们也会和躺在地上那位‘大炮’一样生死不知了。

    在那些孤儿的欢呼声中那些管理者被其中一位黑衣人带走了,按照鲁亚的要求他们最好的结局就是干上一辈子的苦力,基本是没有可能会回来了。

    解决完了那些人,鲁亚还交代了小七他们让他们去那些管理者家里好好搜刮一下,然后正想去拜访一下那位什么老伯的时候,艾薇拉就表示时间太晚要回去了。

    一颗心几乎都挂在艾薇拉身上的鲁亚当即就把其他事情抛在了脑后,带着艾薇拉就离开了贫民窟,一直把艾薇拉送到了内城门处,鲁亚才依依不舍的挥别了艾薇拉,眼看天色已晚鲁亚也没有再回贫民窟,转而就向着租住的酒店走去,明天还有一件重要的事等着鲁亚,他要好好休息,在休息的时候他还特意再次感受了一下背上的伤势,令他吃惊的是,自己也似乎拥有那种兽人族的变态的恢复力,这次过去一两个小时,背上的伤势给他的感觉就是只剩下皮肉的淤青,内府好像没有一点问题。

    等到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鲁亚再次摸去甚至都感觉不到了一丝的疼痛,把这一切都归功于兽人血统和那神奇白果之后,鲁亚带着熊大熊二早早的就来到了位于南城区的祭祀广场。

    祭司塔很好找,站在南城区的任何一个角落和东西两个城区的一部分地方几乎都能看到祭司塔那高高的塔尖。

    今天就是每五天一次的祭司塔开塔的日子,平时的时候,祭司塔并不对外开放。整个祭司塔共有5层,全部由巨石堆砌,塔身上刻画着很多的传说中的圣级祭司,他们被大家不停传颂几近神话,吸引着不少的朝拜者前来瞻仰,

    祭司塔虽然层数不高,但是塔尖却是占去了整个祭司塔的一半高度,不知什么材质的塔尖仿佛西方中世纪的那种骑枪,笔直的直插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