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二天早上,天色微亮,部落的狩猎队伍便开始集结,秋天是收货的季节不只是对人说的,丛林里的野兽和动物们也深知这一点,不趁着冬季来临之前多积攒一些食物冬天对于它们来说也同样难熬得过去。但是资源是有限的,丛林内的每一个生灵都会努力争夺食物,这也让狩猎队带回的食物越来越少,所以每天天色微亮之时狩猎队就早早出发了,他们希望能够走的更远去收获更多的食物让自己的家人和部落熬过这个冬天。

    今天的狩猎队伍分成了三个小队,每个小队正好8人,他们是部落里的大多数劳动力,部落里一共二十多户,族人不足两百人,平均差不多每户出一位参与狩猎。他们三队将由柏力夫、里索和布托领队分别前往三个不同的地方狩猎。

    秋日的太阳渐渐渐渐升到了头顶,穿过一层层的树叶照在地上斑斑点点煞是好看。柏立夫带头走在队伍最前面,后面的族人手持长矛和弓箭,警惕的注视着周围,他们的武器非常简陋,一根木棒前面绑着一个尖锐的铁头组成的长矛与自制的硬木弓箭,就是他们的战斗伙伴,部落里没有能够冶炼金属的族人,这些粗糙的矛头也是用慢慢积攒的食物去其他部落里换来的,这也是大自然的安排,给了兽人强壮的身体却没有给他们能够无限创造的智慧,所以在这片大陆上生活了这么多年却还是过着落后的部落生活。

    挥了挥手示意后面的人停下休息,柏立夫就找了块空地席地而坐,从随身的布袋里里掏出了一颗煮过的“兽不理”便大口的啃了起来,其他人也各自掏出食物进食,他们已经到达了今天的狩猎区域,这片区域并不是资源最多的地方,只是想要去那种资源丰厚的地方是需要实力的,一位白衣祭司可以让他们的实力瞬间暴涨近两倍,那样他们可以最少在前进几十里从而获得更多的食物,如果有一位青铜祭司的话,他们一群人甚至敢于向魔熊出手,一位青铜祭司对他们的力量和防御增幅足以让他们去挑战那种丛林外围数一数二的存在了。并且杀死成年魔熊后是有机会可以获得他们的兽丹的,那种东西可是可以让一名普通兽人直接晋级为力士的珍贵宝物,如果去和其他部落交换的话,最少能够获得相当于部落一年的食物,那些大部落里并不缺少食物,他们缺少的只是强壮的肌肉和地盘。

    三两口吃完手中的食物,柏力亚便随手掏出了那柄左轮手枪摆弄起来,他已经了解了手枪这种武器的优点和缺点,小巧灵活是它的优点,这一点是弓箭手不能比拟的,在茂密的丛林中弓箭能发挥的作用有限,在近距离上完全没有手枪这种武器更能发挥用处。然而缺点就是它的威力有限,手枪子弹的威力与普通兽人射出的弓箭威力相当,并不足以让他们可以凭此去挑战一些凶猛的野兽,毕竟猎物们不会傻乎乎的随便让这种东西去攻击他们的弱点而且他们的牙齿和利爪也不是摆设。

    为了贪图猎物去冒生命危险是他们所不允许的,一个族人的生命比起一个猎物是微不足道的。常年生活在这片危险的土地上让他们比任何人都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头儿,让我摸摸吧”旁边一位兽人一脸渴望的看着柏立夫手中的手枪。

    “去去去~这东西珍贵得很让你摸坏了咋办”柏立夫一口拒绝道。

    “真小气~”那名兽人一脸的鄙视。

    “头~快看,一只袍子在看我们呢!”突然一名兽人叫道。

    一群兽人随着那名兽人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一只成年袍子正在远处一边吃草一边看着他们。它并不怕这群不速之客,它知道这群兽人唯一能攻击它的就是弓箭,它也绝对有信心在看到对方拉弓的瞬间就跑得远远的,在丛林里这群蠢蠢的傻大个是跑不过自己的。

    柏立夫几人也知道只要自己已拿出弓箭,这家伙肯定一溜烟的跑个没影,自己几人又追不上它,所以经常会在丛林里碰到这种美味的猎物,却也无可奈何,除非偷袭,否则像这种双方都对眼的情况基本上是不会发生战斗的。

    “咦?那个傻大个用手指我干嘛?”远处的袍子君看到柏立夫手指自己一时间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

    “啪!”一声枪响在丛林里传开,“哗啦啦”一群鸟类惊飞起来

    “什么情况?”这只从没有听过枪响的袍子直接傻在当场,双眼愣愣的看着柏立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