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中午的时候豪斯就骑着车赶回集市去了,当然鲁亚同样又给他补充了好几袋的汽油。

    下午的时候,鲁亚正在房间睡午觉休息,忽听有人敲门,于是揉着眼睛就去开门,发现敲门的正是阿珠。

    “少族长,已经出酒了,我特地端了一碗给您尝尝”

    这是鲁亚才发现,原来阿珠的手里正端着一个木碗,里面正是让鲁亚今天一天都没有精神的罪魁祸首,兽不理酒。

    看着阿珠期待的眼神,鲁亚一咬牙一跺脚,捏着鼻子,就喝了一口,入口后发现味道和以前喝的差不多,都是带着一股子酸涩味。

    “阿珠婶婶没想到您这么厉害,就这几天就酿出了酒”鲁亚把碗又递给了她。

    “少族长过奖了,我也是用的从齐水部落那边带来的引子直接做的,其实这酿酒也没什么难的”阿珠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

    “阿珠婶婶你不必谦虚,以后您就是咱们部落的酿酒师了,希望您能酿出更好的酒来,另外如果这酒别这么涩就好了,婶婶你就多多试验,不要怕浪费,边生产变实验,白米什么的您也可以拿去用”

    “行,我就听少族长您的,尽力能酿出更好的酒来,我就先回去了”阿珠说完就转身离开。

    已经没有了睡意的鲁亚一摇三晃的又来到了打铁区,在打铁区他发现了那名叫做奇洛的白衣祭司,此刻他正和克罗格两人浑身脏兮兮的给打铁那些奴隶释放着回力咒,两人以前也都认识,只是没曾想两人会一起沦落到这种地步,不过想来这两人也算是有了个伴,不会太过孤单了。

    鲁亚在高炉那里找到了铁老头,铁老头本来正在研究如何灌钢、炒钢。结果被鲁亚拉到一边嘀咕了一下午,然后第二天,鲁亚就从铁老头哪里弄到了两个带着蒸笼似的铁锅,和一根质量非常之差劲的铁管子,这就是鲁亚和铁老头研究了一下午弄出来的东西,用作蒸馏酒水的,简陋蒸馏装置,为了那根歪七扭八好像还四处漏风的铁管子,铁老头那不多的胡子都被他薅去了不少,就算这样,也只能是造出个勉强是个中空的铁管子。

    命令熊大和熊二把这些工具好好的洗刷了好几遍后,鲁亚就指挥着两人把它们给组装了起来。组装好后,鲁亚把从阿珠那里拿来的两坛新酿的兽不理酒全都倒进了蒸锅里,并在锅底下点燃了木炭。

    随着时间推移,鲁亚紧张的计算着国内的温度,不时的会命令熊大两人撤柴或者加柴,而他则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出酒口。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终于啊鲁亚期待的眼神中,出酒口滴出了第一滴透明的酒液,见此情形鲁亚赶忙命令两人控制火势,然后就拿了一个空酒坛放在了出酒口下面。

    从滴出第一滴酒后后面的速度就渐渐快了起来,酒滴渐渐炼成细线留下,直到过了半个多小时流出的酒业才渐渐减少,不过这半个小时里,整个部落的人几乎都被一阵浓烈的酒香所吸引,当鲁亚下令灭火,端起酒坛站起身时才发现,周围围满了族人,特别是那些青壮的族人,看着鲁亚手中的酒坛就像看到了粑粑的狗狗一般,全都泛着亮光。

    “咳咳~这个少族长,你手里端的是什么”强森站在最前面,直勾勾的盯着鲁亚手里的酒坛明知故问道。

    “······”鲁亚无奈的看着他们,随后只能命人多拿了几个碗来。

    没过半分钟就有人拿着一摞脸大的海碗回来。

    “你拿的这碗比我这酒坛还大·····”

    鲁亚无奈,给每个都由他脸大的碗里都到了一个碗底,还没等他说慢点喝的时候,十几个海碗就被一抢而空,抢到碗的人一扬脖儿就把足有三两的蒸馏酒一口灌了下去。

    然后场面就是一阵寂静····

    “呃咳咳~~”

    “咳~~”

    “嘶~咳,好辣,好过瘾啊···”

    “我的天,这世上还有这么好喝的酒啊”

    “是啊,这是什么酒,是兽不理酒么,怎么一点酸涩的味道都没有”

    “怎么,你还想要那种酸不拉几的味道么,这才是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