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整个齐水部,落如果从天空向下俯视的话,就是一个大大的圆形,这个圆形有一半是木质围墙,另一半就是群山怀抱的一个半圆,此刻鲁亚跟着强森来到这个半圆的山谷内,山谷左侧的山壁上被开出了一个大约直径有五六米的山洞,从外面看整个山洞内黑乎乎一片有些渗人,洞口的左侧散落着一些开矿用的工具、篮筐和支撑矿洞用的梁木,而右侧则是一摊约有两米高的矿石堆。

    走过去拿起一块矿石仔细观察后发现,这些矿石的质量和鲁亚以前用的矿石差不多,都是些优质的富矿,成色喜人。

    随后鲁亚又跟随强森进入了矿洞,只深入了几十米鲁亚就受不了里面浑浊的空气,从矿洞里走了出来,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后鲁亚不禁感叹起那些天天在里面挖矿的奴隶们,他们是怎样忍受在这种环境下卖力挖矿工作的。

    不过虽然进去的不深,但鲁亚也已经知道这确确实实是一座铁矿,至于矿藏量是多少鲁亚们办法不知道,不过他知道的是,这个矿洞里还能出矿,这才是最重要的。

    回到外面后,鲁亚看到那些新加入到部落的女人们已经架起了几口大锅正在做饭,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也有些饿了,没一会儿午饭做好,所有人在一起吃了一顿饭,那些新加入的奴隶们每个人都吃的像翻了盖的乌龟一般躺在那里撑得直哼哼,鲁亚虽然也劝过他们,不过没什么效果,这群人确实饿了太久,一直处于吃不饱的状态,好容易见到一次能敞开吃的机会迈步吃撑了才怪。

    大家稍事休息片刻后,鲁亚就开始分配任务,一部人负责掩埋尸体,一部分人统计各种物资,鲁亚则又来到了那群齐水部落的俘虏面前,那些孩子已经被鲁亚分给了那些妇女们,千错万错,孩子们没什么错,那些曾经的奴隶们也只是稍稍犹豫就接受这些孩子,此刻关押俘虏的地方只有了不到三十个成年兽人。

    在一旁守卫的介绍下鲁亚注意到了一名身着一件几乎看不出颜色白袍祭司,据守卫说他是藏在死人堆里被揪出来的。

    看到鲁亚到来,这名祭司或许也知道了鲁亚的身份,因此便一脸激动的哀求道。

    “少族长大人,少族长大人求您不要杀我呀,我可以给您做牛做马,只要您能饶我性命,让我做什么都行啊”

    鲁亚看着涕泪聚下的这名祭司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你们当祭司的难道都没有一点骨气,怎么就没有一个硬气点的呢,我也好成全了你们呀”

    “呃··”那名祭司先是一愣,然后接着又哀嚎起来。

    “不要啊,少族长,求您就把我当个屁放过我吧,您大人有大量,求您了”

    “行了,先不着急求饶,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满意了我会考虑不杀你的”

    鲁亚打断了他的话,给他开出了可能活命的条件。

    “是是是,我所有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诉您”

    “你叫什么名字,白衣祭司?”

    “回少族长,我叫奇洛,我潜力有限,只是个中级白衣祭司,您叫我小奇就行了”奇洛立刻还上一副献媚的表情看着鲁亚,让鲁亚不禁又想起了小克当时求饶的场景,心中不由一乐。

    “你们族长呢”

    “族··伽罗他已经授首了,就是刚才着火那个”

    “果然”鲁亚心中嘀咕一声。

    “那也就是说,现在整个齐水部落里就你知道的最多喽”鲁亚凑到奇洛身前,盯着奇洛的眼睛。

    “是··不是,呃我是说,我一定不会隐瞒半点的”奇洛被鲁亚盯得有些发憷,不由向后挪了挪身子。

    “恩,最好是这样,我也懒得一点点问你,你就把你觉得应该告诉我的都说一遍吧”鲁亚招呼身边的守卫给端了个凳子坐在上面,注视着奇洛。

    “咕咚~”奇洛咽了口口水,然后稍一思索便缓缓说道。

    “回少族长,据我所知,齐水部落除了我们这些人已经再也没有其他人了,部落里应该也没有藏在其它地方的物资,这些奴隶也是这一年当中被伽罗派出去的队伍一点一点带回来的,他们男的都被派去挖矿,女的大部分会留给奎山部落前来运矿石的队伍带回去,一少部分会被留在这里分配给族人,那奎山部落从一年多前就不知道什么原因知道了这里有铁矿,当时我们知道身后就是铁矿山以后也都像做梦一样”‘咕咚’奇洛又咽了一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