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来他们好像还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把他们都点死”鲁亚伸手指向正驱赶奴隶的齐水部落族人。

    “哒哒哒··”柏立夫和其他四名手持ak47的战士,各自找到高点,调成单发模式,稍一瞄准后就扣下了扳机。

    十几名驱赶奴隶的兽人在第一时间就倒下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也在随后的枪击中全部殒命,只留下了数百名奴隶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你们听着,全部退回你们刚才来的地方,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鲁亚躲在光头强身后大声的喊道。

    “嗡~”数百名奴隶一下子炸了锅,没有了人指挥他们,他们也都不知所措起来,没一会儿有奴隶开始向后退去,见有人带头其他奴隶也有样学样都看是向后退去,不过下一刻。

    “啊~”“啊”···连续几声惨叫过后,带头向后退去的那几名奴隶全都浑身痉挛的痛苦倒地,撕心裂肺的惨叫让所有的奴隶止步,而这几名倒地的奴隶,在倒地惨叫了几秒之后就满脸扭曲的失去了呼吸。

    “给我上,杀光他们”说话的正是伽罗,他此刻面带疯狂的握着几张奴隶卷轴,刚刚死去的那些奴隶,就是他的杰作,他知道此时不放手一搏,那么等待他的就是死亡。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数百奴隶组成的队伍再次向着鲁亚等人的方向压上去。

    “哼,看来他们的头儿在那呢,柏立夫叔叔,把这袋子汽油扔到那堆杂物那里,没问题吧”鲁亚冷哼一声,从腰间取下了最后一袋子汽油。

    “没问题”柏立夫一把接过装满汽油的水袋,放在手中颠了颠。

    “把刚才没用完的火箭点上,一会儿对准了袋子射,其他人瞄准那后面,我就不信他不出来”鲁亚一边说着一边端起了柏立夫的ak47,左眼眯了起来。

    藏在那堆杂物后面的伽罗喊出话以后就后悔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肯定叔暴露了,对方一定会想尽办法杀了他,不过等了几秒后他并没有听到那种催命炸响声。

    就在他以为鲁亚等人手中的武器可能打不穿身前这堆厚厚的杂物时,一个不大的水袋从天上飞了下来,正好砸在了他头顶的杂物上。

    “什么东西”感觉到有东西砸在自己藏身的这堆杂物上,伽罗吓得显示一个哆嗦,然后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淋在了他头上。

    “嗅~~”伽罗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然后下一刻,他听到了几声箭矢射来的声音。

    “哆哆~”十几只火箭穿越短短二三十米的距离射在了伽罗藏身的杂物后边,并且不出意外的点燃了已经洒漏一半的汽油水袋。

    “轰~”一股火团升起,接着一个上半身被引燃的兽人就从后面冲了出来。

    “哒··啪··哒哒··啪·”

    早已准备好的十把枪一同为他而响。

    “好像是个祭祀,不会这么巧吧”看到那人身穿的月白色袍子,鲁亚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在伽罗被火烧然后又被乱枪打死之后,所有的奴隶的脚步都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他们就有些不敢置信的互相观察着,张望着。他们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奴隶契约印记已经消失不见了,也就是说他们此刻已经不是奴隶了,而能让他们的契约解除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销毁契约。

    所有奴隶看向依旧在浑身燃烧的伽罗,然后下一刻,他们全都冲了上去,拿起手中的工具对着伽罗的尸体就砸了下去,更多的插不进手的奴隶则是冲向了躲在各个角落的齐水部落战士,和他们厮打起来。

    鲁亚等人此刻已经全部站了出来,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乱成一团的齐水部落。

    奴隶的暴动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这期间鲁亚他们也相继用枪械把被逼出的那几名力士和见习力士一一击杀。

    最终这场混乱在鲁亚等人和光头强的干预下才得以平息,不过这个时候还能喘气的齐水部落族人已经没有几个了。

    或许是因为被虐待的太狠,这群曾经的奴隶下手都非常狠辣,几乎所有的尸体都已经不成人样了,经过鲁亚他们仔细的搜查,最后发现原本四五百人的一个不落此刻还能喘气说话的就剩下了五十几人,而且这其中还包括了十几个两三岁的兽人小孩。

    不过再看那些曾经的奴隶则也少了也有一半左右,而且刚才那些奴隶里面也没有女人,此刻他们的队伍里也多了几十个女人,显然那些女人曾经也是奴隶。

    “这些人怎么办”柏立夫有些挠头的看向鲁亚。

    “柏立夫叔叔你陪我去问问吧”鲁亚拉上柏立夫来到了那群人聚集的地方。

    原本有嘈杂的队伍一静,所有人都看向鲁亚两人。

    在这些人前几米处站定,鲁亚略一思索便开口道。

    “你们以前都是一个部落的么”

    鲁亚话音刚落就有好几个声音回答道。

    “我是黑熊部落的”

    “我是长石部落的”

    “我是拉湖部落的”

    “我是···”

    鲁亚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停下,然后接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