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柏立夫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再次围着齐水部落周围观察了一圈,回来后沉思了好久之后才与鲁亚说道。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光头强进入部落里把他们打乱,咱们在后面趁乱攻击。可是想要冲进去就必须要破开大门,我暂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能直接破开大门,只能顶着箭塔,先把箭塔上的弓箭手射杀掉,不过那些弓箭手只露出肩膀以上的部位,不太好射杀,”柏立夫有些无奈,看起来对方的防御非常严密,而且对方人数众多,如果直接硬抗,近身搏斗的话,蚁多还能咬死象,更何况对方也不是蚂蚁,而是至少有三名力士、几十名见习力士,好几百的普通族人,当然还有那两位祭司。

    “嘿嘿,我有个办法,这样····”

    鲁亚悄声和柏立夫嘀咕了半天,完事后柏立夫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表情,不过后来想到,也应该没什么损失,也就决定试他一试。

    齐水部落北面的小河旁,此时正值深秋,河边的枯草长的很高,两个前来挑水的齐水部落族人结伴来到河边,正准备打水之时,忽的从草丛里冲出两个人,把他们飞扑在地,没等他们呼喊出声,就听到两声轻微的骨骼碎裂声音传出。

    几分钟后,从草丛里再次站起两个身影,看穿着好像还是那两个齐水部落的族人,这两人没有到河边打水,而是将几个兽皮囊塞进了水桶里,然后两人就结伴向着部落的大门走去。

    两人走得不紧不慢,沿途的两个箭塔上的守卫对着两人也没有任何在意,继续在箭塔上走来走去四处张望,这两人距离门口越来越近,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部落门前,负责看守大门的守卫扫了两人一眼正想开门之时,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原本两个应该是普通族人,此刻竟然让他感到了一丝压力,开了一条缝的大门猛地一顿。

    不过下一刻四座箭塔上的警钟就接连响了起来,守门的守卫一个机灵猛然望向大门外,就见远处的树林里冲出了一头成年的魔熊,正在全速的向这大门这边奔来,守卫反应迅速,用力一推‘嘭’的一声刚开了一条缝隙的大门又被他仅仅合上,并且还把几道门栓以最快的速度插上。

    此时这名守卫的脑子还有些混乱,先是两个陌生的面孔穿着自己部落的衣服到来,自己差点还开了门,接着就是非常罕见的成年魔熊向自己部落大门急速冲来,这两件看似都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就这么一瞬间发生了。

    “额···那两个家伙在干什么”累瘫在地上的守卫,有些疑惑的看着那两个陌生人从水桶里各自拿出几个皮囊,并把里面几乎透明的液体全部泼洒在了大门上,那些液体有一些流到他的身边,侵湿了他的衣服,有些凉,一股他从来没闻到过的味道飘来,让他不禁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气“吸~真好闻”

    不过没等他陶醉片刻那头魔熊就已经冲到了大门近前,但是那名守卫却并没有太过担心,因为他有信心,大门能够挡住这头魔熊的冲击,而且,他还很期待的准备看到门口那两个家伙被魔熊撕成碎片,然后魔熊再被自己部落消灭,想着想着,他还露出了一丝微笑,但是下一刻他就再次惊掉了下巴。

    他发誓,他这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只见那头魔熊顶着四处射来的箭矢,到达大门前时就开始减速,等到它距离大门不到两米的时候已经完全停了下来,然后他就看到,那两个陌生人竟然主动冲向了那头魔熊,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这头魔熊非但没有攻击这两人,还一爪子一个的吊着这两个人,把他们护在胸前,两条后腿着地,人立而起然后就扭着那只肥硕的大屁·股就顺着原路跑了回去。

    从魔熊冲击而来到滑稽的又跑回树林只有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的时候,箭塔上的守卫就见到十几只冒着火苗的箭矢从树林里射了出来,目标正是部落的大门。

    “这是干什么?”守卫们都有些发懵。

    “难道有敌人想要用这几朵小火苗就烧掉大门?”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不过在箭矢射落下的下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