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下半场的拍卖会才是重头戏,因为上半场的铁器都被些中小型部落一扫而空,对于还挣扎在生存线上的他们来说,香皂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而另一多半一直没有出手的则都是些大中型部落的人,他们基本都是常驻在集市的各个部落的负责人,能被派遣到这里其实也可以说是在本族不受重视,毕竟这里的油水实在是太少,不过他们的底蕴和眼界却不是那些中小型部落可比的,那些被中小部落疯抢的矛头,他们只是看了一眼便嗤之以鼻不再关注。

    “下半场拍卖会正式开始,香草味香皂一份,每份十个,起拍价1个金币,每次加价不少于10个银币,现在开始竞价”豪斯那和煦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

    “哗~~”场中一些没有离开的中小型部落的竞拍者全都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1金币50银币”

    “2金币”

    “2金币10银币”

    那些大中型部落的竞拍者没有理会别人的惊叹,加价的声音不时的响起。

    对于那些小部落来说,这个价格去买那种不能用来战斗不能填饱肚子消耗品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而在那些大中型部落看来,这点钱根本不值一提,如果能凭借这种香皂得到部落内部的重视重回权力中心,那么再多花几倍的钱他们也愿意。

    ····

    拍卖进行得很顺利,有了上半场的经验,下半场进行的速度快了不少,没到中午的时候所有的50份香皂也被人一扫而空,不过那张小魔熊皮则有些尴尬,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把钱用来买那些矛头和香皂,结果最终被一直看热闹的胖克里以22个银币的低价给意外拍下。

    为此胖克里前去兑换的时候,收获了不少人羡慕和嫉妒的眼神,也让他的虚荣心大大的膨胀了一下。

    不少中级部落和大型部落的集市负责人向在柜台前记账的鲁亚询问了下次出售或者拍卖的时间,对香皂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而更多的中小型部落,他们更加关注的则是还有没有下一批精铁矛头可以购买。鲁亚没有给出准确的答复,不过却是提到,如果下一次在举行拍卖会的话会尽可能提前通知本次参加过的人员。

    送走了最后一位竞拍者后,鲁亚这才用力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抱着一个小盒子转身和豪斯还有库奇进了小楼的后院,这后院不大,中间摆了一个圆形粗石桌,桌边几个石凳,三人各自落座后,就有奴隶送来了水果和饮料。

    “哗啦~”上百枚钱币被鲁亚从盒子里倒了出来,砸在石桌上的声音格外清脆。

    “1·2·3·····”

    “112个金币,嘶~”一旁见到鲁亚单独数完金币的库奇倒抽一口凉气。

    “712个银币”豪斯用了好一会儿才数完。

    “119个金币啊”三个人虽然大体也算过,可是当最后出结果的时候还是不禁感叹出声。

    “鲁亚小兄弟,你这可真是暴利啊”库奇还是一副吃惊的表情。

    “呃··你两个摇什么头啊”库奇有些疑惑的看着摇头叹气的两人。

    “哎~果然是物以稀为贵啊”鲁亚叹了口气。

    “恩,是啊,不过按照鲁亚兄弟你这成本来算,再便宜一半也是稳赚不赔”豪斯脸上又挂上了笑容。

    “对,每块赚的少了,咱就多卖,哈哈,现在这种香皂只此一家,只要有人要,那就是咱的钱”鲁亚也笑了起来。

    “你两个这还不知足么,对了,鲁亚,这香皂这么贵,那一箱你还是拿回去吧”库奇一脸正色的看向鲁亚。

    “库奇大哥,你这是说什么话,别人买是贵,可这是咱自己做的,成本其实很低,况且那也是我的一份心意,怎么能收回去呢,给,这是你那一份”鲁亚从金币堆里拨出10枚金币推到库奇面前。

    “你这是干什···”

    不等库奇说完,鲁亚又接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