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拍电影是什么东西”柏力夫问道。

    “呃···没什么,我呼乱叫的”鲁亚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随后的时间里鲁亚又连续服用了4颗白果,正如他们预料的那样,第五颗白果的效果已经很小了。

    而吃完5颗白果的鲁亚却并没有任何成为力士的征兆,这也印证了无法改变的事实,就是祭司的体质没有成为力士的可能。

    但是鲁亚虽没有成为力士,但是单论力气来说已经快要达到了顶级见习力士的水平了。现在的鲁亚单臂大约有五六百斤以上的力气,这与鲁亚这种身体外形是非常不符的。

    “看样子我只是涨了些力气”鲁亚虽然嘴上一副不在乎的语气,但是那得意的表情还是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而且他能用手摸到胸前隆起的胸肌和小腹上的腹肌,这可是以前没有的。

    “已经很不错了,只有到了磐石力士才能让气血之力外放,在这之前力士也就是比谁的力气大,防御高了”柏立夫上下打量了鲁亚一番后说道。

    兽人族的力士只有到了磐石力士的级别才能开始逐渐控制体内的气血之力外放,就像是当时的库里,他在实验防弹衣的防御的时候就曾动用过气血之力,初级的气血之力是白色光芒,越是高级颜色就越趋于红色,据传圣级力士全力出手的时候都能将身边的一切染成一片血红之色。

    这种气血之力就是力士的根本,除了最直观的增加自身的力量,不外放时它能为力士提供坚实的防御,就像库里能够‘空腿接子弹’一样,外放时则能附着在手脚或者武器上增幅自己的战斗力。

    而鲁亚只是单纯的有了力量,没有气血之力,所以当然不能算作是真正的力士。

    第二日的傍晚,正无聊的望着水面发呆的鲁亚被光头强出水的声音吵回神来。

    “好了么”鲁亚算了算时间估计是光头强身上的伤恢复的差不多了。

    “嗷呜~”光头强爬上岸以后先是抖了抖身上的水,甩了正走过来的鲁亚一身,然后就用它的爪子去拨弄缝合它伤口缝合线。

    “别动,让我看看,还真是好得差不多了,等我给你拆线,别乱动啊”鲁亚靠近后仔细观察了一番,不禁啧啧称奇,此刻光头强的伤口已经完全长合在了一起,并且已经开始在向外长毛发了,短短两天就能达到这种效果,鲁亚还是被这潭水的神奇深深的震撼了一把,也更坚定了他找机会一定好好探查里面一番的决定。

    拆过线的人可能都知道,拆线的时候其实还是很疼的,一般缝合的时候可能还给你打麻药,可拆线的时候就是硬拽了。

    几个人一起废了好大得劲才把光头强身上所有的缝合线拆干净。

    由于恢复的太好,这些线头几乎都和它的血肉长在了一起,因此几乎每一个缝合眼都被拉出了血来。看到这一幕,鲁亚再一看天色于是便决定了再让光头强泡上一晚,等天一早再出发回部落。

    天空渐渐明亮起来,此刻正值清晨,原本小动物们都出来觅食,森林里一片生机盎然,忽然间先是树梢上一大片鸟儿乌压压的飞起来,然后原本蹦蹦跳跳到处搜集食物的各种小动物也好像收到了什么信号,呼啦啦的转眼间就都躲藏了起来,有两只松鼠甚至为了争抢一颗小树直接撞在了一起。

    而造成这种情况的罪魁祸首就是不远处缓缓走来的这一个队伍。先是一头身长4米,身高两米多的魔熊走在前面,魔熊后面跟着四个强壮的兽人,还有一个瘦小的身影坐在魔熊的头上,这一行人正是鲁亚他们。

    这种群兽避让的场景已经被他们习惯,不过也多少有些头疼,本想顺道狩猎一些食物回去的他们算是在光头强的捣乱下彻底无法实现了。

    鲁亚他们也知道这是光头强在显摆,故意放出自己的气息,不然的话估计用不了几天它就会因为抓不到食物而饿死了。

    就这样一行人大摇大摆的穿过几座山林,终于在中午时分回到自己的部落。

    “当当”警钟只响了两声,或许是负责瞭望的守卫见到魔熊那恐怖的身影后忘记了自己已经得到的消息,不由自主的敲响了警钟。

    虽然只响了两声,但是部落内还是第一时间就相应了起来,所有战士集合到了门口,等到发现守卫正一脸痴呆的望向远处时,他们也透过大门缝隙疑惑的向外望去。

    “嘶~~”

    “兽神在上,真的是魔熊”

    “原来成年的魔熊长得这么大,咦~成年的魔熊都是秃头么”

    “可能是吧,快看,魔熊上面那是鲁亚”

    “还不快开门,别愣着了”

    ·····

    一番鸡飞狗跳之后,部落的大门缓缓打开,一群得到消息的族人呼啦全都围了上来,他们倒也不怕魔熊会攻击他们,全都摸摸这里碰碰那里,一群好奇宝宝的样子,嘴里也都时不时的发出惊叹。

    不理会光头强的不耐烦,命令了它不得伤害其他人后,鲁亚就来到了站在人群外正一脸笑意看着他的老族长面前。

    “族长爷爷,嘿嘿,你看光头强怎么样”鲁亚仰了仰头双眼斜望上天,一副小孩子炫耀玩具的样子。

    “呵呵,光头强?这名字倒是有意思,不过你能带一头魔熊回来我还是很诧异的,我只知道以前只有那些大部落的嫡系才能有机会得到这样的战宠,没想到你才只是白衣祭司就能收服这样一头战宠,确实是出乎意料了。看样子我们黑石部落的辉煌真的不会远了”老族长说完眼睛轻微晃动,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东西,竟有些痴了。

    “族长爷爷,来咱们回屋说,这次的收获可还不止这些,还有更加神奇的宝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