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后来经过一番费劲的交流,鲁亚终于发现,光头强不是听不懂,而是只能听懂一些简单的和简短的句子,太长的语句它就听不明白了。

    终于知道了问题出在哪里后,鲁亚一个词,一个词的解释,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光头强知道他是想要刺破它的皮毛。

    看着貌似听懂的光头强露出一股幽怨悲哀的眼神,鲁亚知道,它还是只听懂了自己要刺破它的皮毛的意图,而不知道自己是为了救它。

    不过看着光头强依旧轻轻的递出了它的熊掌,然后伸出了里面锋利的指甲后,鲁亚也不禁感叹,契血的约束下,这种伤害它自己的举动它都这么配合,也难怪契血如此珍贵。

    理解了光头强的意思后鲁亚便让柏立夫等人帮忙轻轻抬着光头强的熊臂,而鲁亚则小心的用光头强锋利的指甲在它的皮毛上打洞。

    魔熊指甲的锋利果然不是盖的,本来匕首怎么也刺不破的皮毛,鲁亚只要轻轻用它的指甲向下一按,就能很轻易的刺进去,不过每次刺进去,光头强也忍不住的颤抖一下。

    用了大约十分钟左右鲁亚才满头大汗的放下了熊掌,刚才因为指甲太过锋利,鲁亚还要注意用力不能过大,否则很容易穿过头,因此一直很小心的在控制指甲,所以也是累的也是不轻。

    打好洞以后剩下的就好办了,用一个小木棒,一头儿削尖了,另一头挂上搓细的麻布条,就像缝衣服一样,一针一针的穿过那些提前打好的洞,最后系上了一个死扣,看到多余的线头,鲁亚还恶搞的给系了一个蝴蝶结。

    向后退了两步看着已经缝合的伤口,鲁亚感觉还是比较满意的,至于有没有效果鲁亚也不敢保证。

    接下来就是要处理光头强腿上的伤口了,这条伤口接近一米左右,这让鲁亚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东西才能给它造成这么严重的伤口。

    拍了拍仍然紧闭双眼的光头强,鲁亚越看它这紧闭双眼咧着嘴角一副要死了的表情越是觉得好笑,没想到这么凶猛魔熊也有这么萌萌哒的时刻。

    感受到鲁亚拍打的光头强一点点的挣开眼后,先是看了看眼前的鲁亚,然后又扭头看了看自己肚子上的伤口,发现事情并不是向它想的一样后,立即扭过头蹭了蹭鲁亚的身子,把鲁亚给顶了个趔趄。

    “好了好了,知道我没害你就行了,现在你要坐起来,不然你那爪子够不到腿上”鲁亚向光头强说道。

    “呜~熬”

    看到光头强又是一副迷糊的样子,鲁亚一拍脑袋暗骂了自己一句‘s·b’然后就老老实实的一字一句的和光头强交流起来。

    一个小时后,鲁亚累的瘫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成果,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此刻光头强蹲坐在水潭边,正左看看有看看的注视着自己的两处伤口,每当它想要用爪子碰的时候,周围就会有人喝止它,让它不要乱动。

    休息了片刻鲁亚又来到了水潭边“柏立夫叔叔,你注意到这潭水的神奇了么”鲁亚用手舀了一捧略显乳白色的潭水。

    “怎么了”柏立夫一副疑惑的表情。

    “你看··”

    鲁亚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又给柏立夫说了一遍。

    “这么神奇~我喝一口试试”柏立夫听完后便趴下身子喝了一口潭水。

    “怎么样”鲁亚赶紧问道。

    “好像没什么感觉啊,嘶~~咳咳”柏立夫话音还没落就猛烈的咳嗽起来。

    “柏立夫叔叔,你没事吧,你怎么在咳血”鲁亚看到柏立夫竟然向外吐了些暗红色的血块,一下子懵掉了。

    “没事,我没事,这是刚才我被打出去后身体里的淤血,天啊,太神奇了,这潭水能够治疗伤势,而且内外伤都可以治疗”柏立夫一脸激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