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把他先找个地方压起来,再给他止下血,别流血流死了,我一会儿再来”鲁亚冲着身后吩咐了一句。

    起身的时候鲁亚看到了正在围观的人群中站着的布恩,此刻的布恩正一脸痴呆的摸样看着鲁亚和他手中的ak47步枪,鲁亚甚至注意到一只虫子飞进了他的嘴里,他都毫无所觉。

    两三步走到布恩近前,鲁亚用力一拍他的胳膊“布恩大哥醒醒了,嘿!”

    “嗯”布恩用力嗯了一声,猛地打了个机灵。

    “刚,刚才,你们,把那,怎么···不是手枪·”布恩语言组织的有些混乱,他实在有些不会表达他现在的心情了。

    “布恩大哥,这就是我们部落的秘密,也是我们能够生存下去的底牌,以后布恩大哥你会知道的,不过你可一定要保密,不要告诉其他人”鲁亚一脸认真的对布恩解释。

    “秘密,我知道了,我绝对不会泄露给任何人的,绝对的”布恩此刻非常激动,原本他以为那种手枪已经很厉害了,可是今天竟然有见识到了另一种更加让人震惊的武器,而且他觉得鲁亚能告诉他也是对他的一种信任,因此他的心中对鲁亚更加感激起来。

    “呵呵,强森你还是可以告诉的,我们都是一家人”

    让布恩先回去以后鲁亚看到了不远处还在关注着这边的里普,走过去又是一番安慰和嘱咐,随后便来到了那辆最早的侉子旁边。

    鲁亚让人找了几个大大的水袋,拔开输油管就往里灌起油来,一连施展了整整五次回力咒,给直接灌满了七八个大大的水袋,这才擦了擦额头的虚汗。

    看着这辆好像就要散架的侉子,鲁亚让人把这几个装满汽油的水袋,都放到停在部落外的那辆新侉子上,并嘱咐他们一定封紧袋口后,就向着中午吃饭的地方走去。

    一直在原地转圈跺脚的豪斯,一眼瞅见鲁亚的身影,见他只是自己回来,也没注意他的表情,上前一步抓住鲁亚的手就劝他赶快逃跑。“鲁亚兄弟,是不是顶不住了,哎呀,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后门,你还是赶快走吧,我在这里还能替你挡一挡,他们应该还不敢对我怎么样”

    心中对豪斯的义气稍稍感动了下,鲁亚便出言安慰道。

    “豪斯大哥,放下心来吧,那几个家伙已经被解决了”

    “我知道,你赶·····呃,什么?”豪斯身体一顿,木木的扭过头来冲着鲁亚说道。

    “不用惊讶,就他们几个还不能让我们怎么样,我们既然敢让他们进来,就肯定有不怕他们的理由,那几个人既然忘恩负义,那我们也就只能教教他们做人了,呵呵”鲁亚拍了拍豪斯的肩膀一脸笑容。

    “这·····”一脸茫然地豪斯被鲁亚又重新按回了饭桌上,直到被鲁亚端着的酒碗送到眼前的时候才猛然清醒过来。

    随即豪斯像看怪物一样的注视了鲁亚半天,又瞟了两眼还在往肚子里塞肉的熊大和熊二,只觉今天的世界太神奇,有种睁眼方式不太对的感觉。

    “当”

    鲁亚和豪斯一同干了一碗。

    “豪斯大哥,如果决定今天走的话就现在出发吧,这可不是小弟撵你,大哥你可别误会”鲁亚干完手中的酒后就起身冲豪斯说道。

    “哈哈,兄弟哪里话,哥哥知道兄弟你的好意,那哥哥就不再多留,走了”豪斯也不矫情,放下酒完后拍了拍衣服也站了起来。

    “大哥你一人回去我也不放心,就让布恩和你一起回去吧,也好有个照应”鲁亚叫过了站在不远处,还有这些愣神的布恩,并叮嘱他保护好豪斯的安全。

    豪斯没有推辞,一路和鲁亚说说笑笑就向着部落外走去,当走到门口时,豪斯闻到了一股很浓的血腥味,又看到几个兽人正在冲洗地面,心中已经有些明了,只是他绞尽脑汁也实在想不出鲁亚等人是如何击败实力远胜于他们的那四个人的。

    “难道是那几声奇怪的声音的问题”豪斯心中嘀咕,不过他也没有问出声,这种敏感的问题既然鲁亚没有告诉他,那他也不会不知趣的去问鲁亚。

    “豪斯大哥,几天之后我会亲自再去一趟集市,到时候我会把下一批香皂送过去。车斗里这些水袋里装的都是汽油,大哥可一定要注意安全啊。”鲁亚对着已经坐上摩托的豪斯嘱咐说道。

    “好嘞,哥哥到时候给你备好酒菜,哈哈,走了”

    豪斯说完便一加油门,摩托轰鸣声中由慢到快,然后飞速向着远处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