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二天清晨鲁亚伸着懒腰来到训练场,从一旁叫来正在锻体的熊大熊二。仔细吩咐了两人,让他们带着几个奴隶骑车去一趟集市再去采购一些家禽和牲畜,上次带回来的那些家禽和牲畜已经都被杀掉,这次采购就是真的当做留种了,最后鲁亚还嘱咐了两人看下布恩和强森的情况。

    熊大熊二执行命令的速度很快,十几分钟后各自骑上车,车后坠着几个奴隶就出发了。送走熊大和熊二两人后鲁亚一边啃着一个白花花的饭团一遍又慢悠悠的来到了炼铁区,找到铁老头后便三两口吃完手中的饭团,又开始了和铁老头的炼钢学术研究,这次鲁亚给铁老头说的也算是他仅有的一点点存货了,本来鲁亚知道的也就不多,况且他本身也对这个不擅长,思来想去倒不如全部告诉铁老头至于能不能成功或者具体怎么实验他就不管了。

    “老伯,您先别写了,我还听说过两种提高铁水质量的方法,今天就都一并告诉您了。”鲁亚拍了拍正拿着一张兽皮拿炭笔写笔记的铁老头。

    “一种呢是往铁水里面撒原矿粉末,另一种是往贴水里面掺一定比例的碳粉,至于什么时候掺,掺多少,这我就是实在不知道了,老伯您学究天人,加上如此热爱此行,相信老伯您一定能成功的。”鲁亚很不负责的把自己知道的这点东西说给老头听了以后就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我看好你的样子。

    “就这?完了?”铁老头拿着手中的兽皮一脸呆滞的有些发懵。

    “老伯您可别觉着少,这几句话虽然字数确实不多,确实字字珠玑,蕴藏了不知道多少前人的心血。如果您一旦能试验成功,我保证您能炼出您这辈子都没见过好钢来,从此青史留名,不在话下~”鲁亚这倒不是吹牛‘炒钢’‘灌钢’这两大冶炼史上的璀璨精华绝对能好使。

    “还有,就是我上次给您说的含碳量,比如刀刃就需要含碳量稍高含碳均匀的钢来制作,而刀背则需要含碳量少韧性更强的钢来制作,单一的钢质是不适合做一整把武器的。”

    铁老头的领悟能力果然很强,虽然他不是很清楚含碳量这个词是怎么来的,但是却能听明白这个是可以自己控制的,而且他最不缺的就是实验精神,因此听完后先是记在兽皮上,然后就已经有些跃跃欲试想要现场就实验一番。

    “您老先别着急走,我上次给您说的焦炭您还有印象不”鲁亚一把拉住了铁老头问道。

    “有印象,咋了”铁老头疑惑的扭过头来。

    “是这样的,这种叫焦炭的东西吧,用来炼铁是最合适的,但是呢您老要是想用呢,还是需要您自己来做,这个我也不是很在行,嘿嘿”鲁亚揉了揉鼻子。

    “哦,那你说吧,怎么做”铁老头满脸的无所谓,正所谓一只羊也是赶,一群羊也是放。想来这些天也已经摸清了鲁亚的套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他也没再奢望鲁亚能说出个一二三来。

    “咳咳~具体方法我也不会,我只知道是把这煤在密闭的空间内加热到差不多能融化铁矿的温度然后迅速让它熄灭降温,至于具体怎么弄还是要靠您老了,嘿嘿”鲁亚一副甩手掌柜的嘴脸。

    “又完了?”

    “完了!”

    “····”

    “嘿嘿,我先带您去试验下那转炉”

    鲁亚抓着一脸沉思的铁老头来到转炉前,此时的转炉已经完全风干,正静静的斜躺在地上。

    ······

    半小时后,“放铁水”铁老头一声令下,一名奴隶便打开了出铁口,滚烫的铁水直接流进了接在下面的小型转炉,待到最后一滴铁水流尽后,鲁亚迅速下令开始鼓风。

    一股股空气顺着预留的风道从转炉内侧涌出,整个炉口立刻腾起一大团火焰,随后的几分钟里火焰越来越大,鲁亚在命令将转炉摆正时又向炉内扔入了一些用来炼制石灰的石灰石,铁老头问起为什么时,鲁亚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又过了几分钟炉口火焰逐渐减少直至消失,整个炉口只有一团团被高温扭曲的空气冒出。

    又过了一会儿炉内突然冒起了灰褐色的烟雾,鲁亚一拍大腿,大喊一声“停,出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