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深秋的早上已经让人有了一丝凉意,鲁亚站在屋外只觉领口往里窜凉气,忍不住又紧了紧衣服,此时部落周围下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显得周围有些朦胧。

    “马上入冬了,粮食已经不是问题了,木屋应该都休整一下了,呼~~”自言自语的鲁亚轻轻吐出一口气化作一阵白雾逐渐飘散。

    此时的部落内已经响起了‘叮叮当当’的打铁声,自从铁老头知道了怎么打铁,什么叫百炼钢,每天早上天微微亮就爬起来开始打铁,研究各种他认为还能够提升钢铁质量的方法。

    鲁亚来到土高炉旁时,此刻的高炉旁已经架起了一个小草棚,草棚下面几个奴隶正在分工协作,打铁的打铁,鼓风的鼓风,添煤的添煤,完全是一副铁匠铺的火热场面。

    铁老头没在草棚内而是在高炉旁等待出铁,眼角时不时的瞟向一旁等待风干的转炉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铁老伯,早啊”鲁亚问过铁老头的名字,只是这老头好像自己也记不起来了,就让鲁亚直接叫他铁老伯。

    “哦,来了,这是最后一点铁矿了”铁老头回头看了看丢下这么一句话就接着继续盯着高炉不再言语。

    “额···我会想想办法的,这个,以前的那些劣质铁器可以重新回炉一下。我看那转炉明天就差不多能用了,到时候铁老伯您先准备一些废铁料,咱争取一次成功”鲁亚在铁老头身后说道。

    “啥叫争取一次成功?你不是说肯定能行的么”铁老头突然转过头瞪着鲁亚。

    “咳咳~这个成功都是一步步实验来的,哪有什么百分百的成功,况且有时候记得东西稍微有些偏差也是有可能啊,就算这样我们也能少走不少弯路,您说不是”鲁亚赶紧向这老头解释一番。

    “恩。算你有理,来,你在跟我说说那个什么氧气和燃烧,我还有些不太明白”

    “哦,那我再给您说一遍,这个氧气的就是我们呼吸的空气里面的一······”自从鲁亚前几天无意中说出燃烧注氧不足等以前地球上的名词后,就被敏感的铁老头听见,非要问个明白,经不住他的黏糊,鲁亚便简单的给他普及了一下物理和化学的基础知识,只是鲁亚自己也是个只有高中水平的半吊子,以前又是理科从没及格过的‘优等生’所以能讲的通的也很有限。

    不过铁老头对于这些物理和化学的喜爱程度实在是让鲁亚有些吃不消,而且他还喜欢实践,这几天被它扔进石灰里烧熟的兽不理就有好几斤,就连鲁亚从集市带回来的一点醋也被这老头用碱给祸害了一大半。

    好不容易才从铁老头手里逃出来,鲁亚心有余悸的揉了揉鼻子。“还真有那么点疯狂科学家的味道,只是我也是个半吊子,不然还真不定让他给研究出什么东西来。”

    从那‘铁匠铺’出来后,鲁亚先去看了一下受伤的族人们,兽人族强悍的体制再一次震撼了鲁亚,此刻除了几个伤到腿的族人,其他人都已经能下地走路了,鲁亚甚至还在路上看到两个夹着胳膊挑水的伤员。

    “卡玛婶婶,您怎么也不劝劝他们,这要万一伤口在崩开或者感染可就不好了”鲁亚向一旁正在打扫房间的卡玛婶婶说道。

    “呵呵,不用的小鲁亚,他们都皮糙肉厚结实着呢,这几天又是白米又是肉的好吃好喝早就恢复得差不多了,你就甭操心了”卡玛婶婶微笑着回答道。

    “唉~还是要小心一些的好啊,对了,那些肉类都吃得差不多了吧”鲁亚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