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自此之后的几十年里人类的这三方实力开始各自为战对,分别进攻我们兽人联盟,只是由于他们兵力已经分散,指挥也无法同意协调,自然的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压制我们令我们无法抬头,后来渐渐我们双方势力逐渐平衡,双方互有输赢却谁也无法奈何对方,再加上常年的混战令大陆民不聊生哀鸿遍野,最终由于四方损失惨重,我们和人类三方签订了停战协议”

    “我们只能互相承认了对方在哈里大陆的领地和地位,也都承诺不再发动战争。大陆和平的第十年双方似乎都对对方的信守承诺感到满意,也在那一年人类和兽人联盟达成通商协议,双方经过了短暂的接触之后就纷纷开始进行大批的商品交易,人类尝到了兽人原材料廉价的甜头,兽人也知道了原来还有那种精美的瓷器衣服和各种各样的新奇玩意儿“

    “人类和我们兽人族都不再阻拦对方商队或者平民进入对方领地,整个大陆在那段时间里充满了安宁与祥和,但是······”老族长突然顿住,脸上渐渐挂起一丝忧色。

    “但是什么,族长爷爷”鲁亚问道。

    “其实当时与人类的战争结束之后的近十年里,我们的生活水平已经恢复过来,那时我们还都是生活在一些个大部落内,虽然没有奢华的生活但是至少也都能吃得饱穿得暖,但是自从和人类通商开始,兽人联盟内的大部落首领,纷纷被人类提供的精美物品所吸引、迷惑,开始大肆购买享受,一度以享用人类的物品了解人类的文明为荣,其他领导者见到后也都有样学样,就这样我们的各种资源物资纷纷流入人类的口袋,而人类只不过付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奢侈品和消耗品,而后果就是部落内的税收越来越重,大家需要做比平时多几倍的工作才能勉强填饱肚子,日子久了终于有人受不了,开始起来反抗,但是被血腥的镇压几次以后,更多的人选择了离开,逐渐的整个兽人联盟开始四分五裂,分成了大大小小无数个部落,各个部落之间虽不是敌对关系但也没有什么好感,而其中最多的也就是我们这些小部落”

    “由于人数不多战斗力不强等等一系列原因,我们这些小部落大都没有很好的反战资源和空间,我当时就是跟随父辈来到这片地方,他们建立了黑石部落,那时也是我们黑石部落最辉煌的时候,只是资源的匮乏让我们的实力再没有一丝增长,逐渐的等到父辈们全部去世后整个黑石部落的实力更是降到了可怜的地步,一直到现在,咱们整个黑石部落也只有柏立夫一名见习力士,而我相信,像我们这样的情况一定不在少数,哎~···”

    “小鲁亚,知道这些以后你有什么想法么”老族长叹了一口气,又转而问向鲁亚。

    “人类~这一手玩的真漂亮啊,是不想放过我们啊”鲁亚听完老族长的一番话后,突然感觉豁然开朗,以前各种想不通不正常的问题全部迎刃而解,从这些介绍来看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人类一方一直没有放弃对兽人族的觊觎,从冶炼技术的限制,商品的交易种类,武器的禁止流通,文化的入侵腐蚀,这种种现象无一不是在预示着,当兽人族内部被这些一系列后果侵蚀、虚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类如果再次发动战争,那么到时肯定是一片碾压之局,就算是兽人族反应过来想要奋起反抗,但是虚弱的兽人们再也挡不住人类的尖刀利刃。

    “没错,人类一直狼子野心,从没放弃过对我们的战争,只是这场战争没有呐喊和鲜血,却比真刀真枪的效果还要来的残酷的多”老族长眼神有些暗淡。

    “难道这么多年整个兽人族都看不明白么,不可能吧”鲁亚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当人不是,在大家纷纷逃离联盟各自组建部落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意识到了事态的发展方向和后果,只是木已成舟,想要挽回却很难完成,而且就算是知道了人类的计划我们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去阻止,就拿冶炼技术来说,我们比人类落后了不知道多少,如果我们能有人类的水品,制造那些锋利坚固的武器和铠甲,那么在战场上人类将绝无可能是我们的对手,而人类也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们对我们关于冶炼武器方面封锁的无比严密”

    “那我怎么还听说我们会向人类出售廉价的铁矿石呢”鲁亚记得当时豪斯说过这些铁矿石有一部分被人类收购去,所以不禁问了出来。

    老族长听完苦笑一声随即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同样一批铁矿石人类能比我们制作更多更好的铁制品、武器,还用比较低的价格出售给我们,这实在是让我们无法拒绝,所以也就没有禁止像人类出售铁矿石。”

    “可是我在集市上却没有看到有人大量出售铁制武器啊,更多的是我们自己用的那种武器,应该是青铜吧”鲁亚说道。

    “是啊,人类出售给我们的铁制武器大都被那些大部落所垄断,能流通出来的非常有限,我们这些小部落,一般能有一批不错的青铜武器就已经不错了,而由于炼铁技术实在是差太多,导致炼出的铁制品还没有青铜制品坚固难用,所以就算是那些人类出售给我们的劣等铁制品,也是所有大部落争抢的对象,根本轮不到我们这些小部落。”老族长说完略一沉思又说道。

    “所以,小鲁亚你能冶炼铁制品对部落对整个兽人族来说都是无比重要的事情,我看过那柄用‘打铁’法制成的矛头了,那柄矛头的冶炼水品已经超过了人类大批出售给我们的那种武器的质量,况且你还说你还能造出质量更加优质的钢材,如果真的成功的话,这很有可能将改变我们整个兽人族的现状,你明白么”老族长有些激动。

    “我明白族长爷爷,但是我现在也只是说可能,还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况且就算成功也肯定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事不能着急”鲁亚明白这项技术的意义,但是有和都有,会和都会完全不是一回事,事情肯定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如果他大张旗鼓的在这异界来一次大·跃进,估计他刚冒出头来就被一巴掌拍的粘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而且人类也完全有可能在第一时间就发动进攻,阻止兽人的发展,到时候他反而成了整个兽人的罪人,所以这件事情还要仔细谋划,不能操之过急。

    “恩,爷爷明白,而且爷爷也老了,等你从巨石成回来爷爷就把族长之位给你,爷爷知道你肯定会比爷爷做的好上无数倍,”老族长说着眼眶经有些湿润。

    “爷爷,你放心吧,我以后绝不会让您和大家受苦的,我也会尽我最大努力帮助兽人族的,您看,这个冬天我们就不用再为食物发愁了,而且我们现在的实力,小部落里已经没人是我们的对手了,对了那些齐水部落的俘虏您都处理过了么”安慰了老族长一下鲁亚问起了那些俘虏。

    “恩,那些俘虏已经被签下了奴隶契约,这是契约卷轴,你拿着吧。”老族长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灰褐色的皮质卷轴放到鲁亚手中。

    这卷轴就是奴隶契约,手持契约的人就是签约者的主人,而且无法反抗,否则被契约反噬将死得更快。

    与老族长告别后鲁亚回到了住处,躺在床上鲁亚先是思考了一怔整个大陆的形式,后来发现实在是找不到头绪,于是就开始回忆起了以前看过的关于冶炼钢铁的记忆,不知不觉间就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