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鲁亚在克罗格向自己冲来的时候就已经回过神来,通过那人的穿着,他知道了这就是齐水部落此次队伍里的那名祭司,只是不知为何形象如此糟糕。

    克罗格刚起跑的时候就已经发现那名少年已经回神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他向其他人挥手是什么意思?是不让别人插手么?这么瞧不起我?”

    心里好几个疑问的克罗格把鲁亚的动作视作了对自己的一种严重的挑衅,这使他那身为祭司的那丝自尊又膨胀起来,再次加快了些不发向着鲁亚冲去。

    只是让克罗格目瞪口呆的是,那个瘦小的少年竟然好像是再念祭咒,“他手中发亮的是什么东西?”

    鲁亚挥手让别人不要插手的时候就开始念起了祭咒,等到满脸凶狠的克罗格跑到他近前的时候一把崭新的ak47已经牢牢地握在他的手里,并瞄准了跑来的克罗格。

    “噗通~~哧~~”鲁亚只见跑近的克罗格在奔跑中双腿一缩快速跪在地上,惯性推着他在草地上向前滑了好几米,等到他停下的时候脑袋刚好顶在鲁亚伸出的枪口上。

    “大人~~放过我吧!”跪在地上的克罗格抬起头挤出一丝别哭还难看的笑容突然求饶道。

    “靠!看你一脸凶狠的样子我以为你要咋样呢,你这下跪还带助跑啊··我还以为你进球了呢···”突然地变故让鲁亚无语了好一会儿。

    “我为什么要放过你,给我个理由”鲁亚饶有兴致的问了起来。

    “我··我··对,我是个祭司”克罗格忽然说道。

    “就这个?你觉得我们缺你这种人么”

    “我····我可以干活,对··可以干活,我吃的不多的,真的。求你不要杀我啊,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克罗格有些不知所措。事实上兽人内部有规定,祭司身份是不可以成为奴隶的,就算是战争失败也多是直接杀掉或者劝降,不然的话他早就为了活命提议成为鲁亚的奴隶了,这也算是另一种对祭司的尊重。

    “哼~就你这一堆肥肉还能干活,与其留着你浪费粮食还不如直接杀了算了”一旁的柏立夫看着克罗格一脸的厌恶,走到他的身后就拿着手中ak捅了捅他的后脑勺。

    “啊!唔~~不要啊~真的不要杀我啊~唔~~”

    站在他旁边的鲁亚忽然闻到一股骚臭味,低头一看不禁无语起来,这货被柏立夫一吓唬直接大小便失禁了。

    “好了,起来吧,就先饶你一命,不过你最好老实点不然随时要了你的命”

    “真··真的么,谢谢,谢谢大人,我一定会老老实实的,一定的。”克罗格一听说能绕他一命,立即激动了起来,颤抖着双腿爬起来就要去抱鲁亚的大腿,被鲁亚直接一脚踹翻在地。

    “你先让人给你找个地方把身上给我冲干净了再回来”这家伙一动弹一股更加浓烈的味道便涌了上来,恶心不已的鲁亚赶紧叫来了熊大和熊二让他们看着克罗格先去找出水源给他冲洗下身体。

    此刻的战斗基本已经结束,远处的树林里偶尔还有一两声枪响。十几分钟后所有人都已经回来,此次战斗鲁亚等人没有一人伤亡,不得不说枪械在和冷兵器的战斗中实在是占尽了便宜,特别还是这种空旷的环境,再加上对方没有一点防护措施,简直就是一面倒的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