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克罗格是此次进攻黑石部落队伍的领队,他还是部落里为数不多的三位祭司中的一位,也是推动部落发起这场战争的主要力量之一。

    已经步入中年的他自从晋级成为了祭司。在部落内就一直被高高在上供养起来。身体已经有些发福,昨日他也一直赶路,晚上只休息了几个小时就接着出发,让他微微觉得有些吃不消,不禁抱怨起队伍中三位一直催促队伍加速前进的力士。

    “你们这么着急赶路干什么,早晚到那不就行了,走的我的腿都快软了”

    “祭司大人,我们早点赶到,他们外出狩猎的队伍就晚些回来,也有利于我们进攻”其中一名力士略带恭敬地说道。

    “就算他们人都在又能怎么样,我们这么强大的实力,再加上我辅助你们,一个就要全部都饿死的小部落有什么好顾忌的”克罗格一脸不屑。

    “虽然如此,但是能减轻些损失还是要减轻些的,如果我们一直保持现在的实力,再把这次抓到的一部分女人送给奎山部落,那奎山部落可是一个强大的大型部落,到时候如果能赏我们些优质的兵器和资源,祭司大人您再晋升成青铜祭司,那么咱们部落就能成为中型部落了”这名力士提到奎山部落时一脸的艳羡之色。

    “哼~,伦萨他们也不知去了哪里,他一直就不是很服管教,还以为我们都不知道,这次找不到他也就算了,找到他的话一定要他好看”克罗格提起伦萨时透出一丝怨恨,当年克罗格还没有成为祭祀的时候在一直在伦萨的管理之下,那时胆小、身体相对瘦弱的他经常被伦萨派些繁重的任务为难他,后来他成为了祭司以后,伦萨虽再也没有被他欺辱,但却也没有给过他祭司应有的尊重,这让有些瑕疵必报的克罗格不免心生怨恨越积越多······

    整个齐水部落的队伍已经通过了大半,走在前面的人正放慢速度等待山谷中的人出来后再全速前进,注意力都在谷内的齐水部落众人根本没有发现距离他们不足百米的草丛中正对着他们悄悄的伸出了十几只黑洞洞的枪口。

    注视着走在队伍前头的几个手持长矛的齐水部落战士已经距离自己等人不到50米,满脸紧绷的鲁亚终于不再等待,趴在草丛里低喝一声“开火!”

    “啪啪啪···”

    “哒哒哒哒····”

    左轮和ak的枪声混合响起,几十发弹头如同一张死亡之网向着齐水部落的队伍扑去。

    没有一丝防备和防护措施齐水部落在枪声想起的几秒之内就倒下了9个人,除掉第一轮齐射后,后面的射击鲁亚这边就完全分成了两组,一组开枪一组装弹,ak也全部是单发模式,防止浪费。目的就是以持续的活力压制齐水部落,尽可能的消灭他们的有生力量。

    克罗格在第一声枪响时就被吓得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摔了个狗啃屎,刚想爬起来询问发生什么事时,就发现整个队伍突然之间就乱了起来,没等他起身就被一只大脚踩在背上差点一口气没有上来,紧接着一只又一只大脚开始光顾他的全身,等到那种炸响的频率开始降低的时候他才被一名力士从地上来起来,不过此时他的形象实在不怎么样,本来月白色的长袍上面布满了一个个脚印,被踩的皱皱巴巴,一头整齐的长发也乱糟糟的搭在肩上。

    “呵~呸~”吐了一口带着泥沙的唾沫,克罗格刚想责问怎么回事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只见此刻整个队伍正蜷缩在一起,前面倒下了十几名自己队伍里的战士,此刻不知为何他们身上都多出了一个或几个血洞正在向外冒血。

    “噗~噗”不断有队伍最外围的战士身上爆起血花而后倒地不起,看的克罗格嘴巴张大彻底懵掉。

    齐水部落的三名力士此刻已经发现了攻击的来源并且也看出攻击的人数好像只有十几个,只是对方不知为何能发出如此诡异的攻击,但见惯生死的他们还是第一时间就下达了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