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必须三人以上才能开始挑战,你们还比不比了”

    督战士兵的话让那高大护卫愣了一愣,旋即就脸色尴尬的看向了场外的德文。

    “呸~什么狗屁规矩”德文啐了一口,声音大到场中都为之一静。

    “你!”那名督战士兵眼睛一瞪,可是眼见说话的是德文,却硬生生的将后面的话憋了回去,脸都被德文气的通红。显然他也认得德文,就算他是督战士兵却也不敢对德文怎么样。

    “不足三人挑战算作放弃”士兵只能坚持着自己得到的命令,眼睛却并不看向德文。

    “哼~你们都上去”德文瞥了一眼那士兵。撇了撇嘴还是妥协了。他也知道自己能发两句聊骚,但是并不能破坏这里的规矩。

    德文命令落下,其身后的几人就齐刷刷的跃进了场中。“呃....”环顾了四周一遍的德文这才发现,自己身边似乎已经没人了,再看向对面正似笑非笑看向自己的鲁亚三人来似乎有些弱势,于是便一个扭头,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也跨步走进了场中。

    “呵呵”鲁亚看向场中的德文轻笑了一声,旋即便看向了德文的那些护卫们。

    这一队人算上德文正好十人,具体的实力在熊大熊二的感知下应该除了最先出场的那个护卫,其余八人都是一水的剑士实力,那个最先出场的高大护卫则应该就是本次所有护卫中实力最高的那一个家伙,至少为初级大剑士。

    脑中一边琢磨着德文为什么会出现这里,鲁亚一边关注着场中的战斗。

    德文对面的队伍在德文等人都上台之后就显得有些纠结,虽然还没开始战斗,但是双方的实力也几乎都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

    他们发现除了最先上台的那个大高个看不清实力以及那个他们都熟悉无比的德文少爷,其余八人则都是剑士实力。这可让原本因为自己这队有足足5名剑士而洋洋自得的众人心里苦涩不已。

    以他们这对的实力原本很轻松就能拿到一个名额,谁知道怎么就这么倒霉的碰到了对面这群人,这些个护卫们或许互相并不熟悉,但是那个德文可是几乎人尽皆知了。平时可都是那位少爷欺负别人,什么时候他们敢动他一根手指头了。

    不过他们虽然纠结于要不要直接放弃,但是德文却并没有打算就这么让他们上去。一声令下九名护卫就一起冲了上去。

    有着打头的大剑士出手,八名剑士帮忙,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对面的十人就只有五个人还躺在场中了,剩下的五个人早就被大剑士那压倒性的实力给轰飞出去砸到了一片围观的人群,一阵鸡飞狗跳。

    而躺在场中的五人正是那五名剑士,他们虽然没有被轰飞出去,但是结局并没有比飞出去的人好,大剑士的实力对他们完全就是碾压,这五人根本还没来得及说出弃权来就已经被那名大剑士裹挟着有些刺眼斗气的拳头,一人一拳的砸倒在了地上。

    “一人打断一条腿扔出去”德文随意的吩咐着。

    “德文少爷!手下留情啊”

    “德文少爷,我们投~唔~”

    “咔嚓”

    “咔嚓”

    .........

    “唔~~!!!”

    德文的命令被一丝不苟的执行下去,两个呼吸的功夫,五名被捂着嘴巴的剑士齐齐怒睁双眼,发出沉闷的呜咽声。

    “砰~啊~~!”

    被扔出圈外的五人终于张开了嘴巴大声痛呼起来,这几人分别被德文的手下生生的打折了一条腿,以他们自身剑士的实力,虽不至于因此留下残疾,但是如果没有魔法师为他们治疗的话,只凭斗气辅助治疗,恐怕至少要在床上躺上小半个月才能彻底回复。

    “你们!”

    眼看对方明明已经要投降,结果还是被硬生生打断腿扔了出去。督战士兵愤怒的看向正在场中耀武扬威的德文一行人,眼中的怒火似要喷薄而出。

    正得意扫视四周的德文也注意到了督战士兵的眼神,嘴角翘起一个不屑的弧度,开口道“你什么你,好好在那站着就好,别自找没趣”

    说完,德文像是再也懒得看他,边回头边再次不屑的开口道“现在什么玩意儿也都敢跟我瞪眼,啐~”

    “咔咔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