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光头大汉怕了,看着自己的手下被像小鸡一样的抓去挨个赏赐‘电光’他很没骨气的就偷偷撤了下去,跟在他身边一起撤下来的还有三个见机快的,他们都是被这两个仿佛人形怪兽的家伙吓破了胆子,自己一群人上去围攻他们,结果就仿佛蚍蜉撼树一般,两人只是不紧不慢的完成着自己的工作,然后在完成一个以后再从挂在自己身上的人群中抓过来一个继续完成另一个作品。

    整整十二个人,只是短短的盏茶时间就折进去了九个,这九个刚才还蹦跶的欢实的家伙如今已经变成九个猪头胡乱的躺在地上轻轻呻吟着,不是他们不想大声,而是已经肿胀的连他.妈都认不出来的脑袋上根本没有多少缝隙能够传出他们的声音。

    熊大熊二向前迈了两步,也不知道是谁被二人踩了一脚发出一阵婉转的低吟惨哼,声音从被打肿的皮肉里传出,说不出的诡异。

    仿佛四只鹌鹑一般缩在帐篷一角的四人分分双股打颤,这种毫无悬念的碾压式战局让他们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心思,又有两名护卫被熊大熊二点名,数个呼吸之后这两人步入了地上那群前辈的后尘,仅剩的一名护卫和光头大汉已经是吓得满头冷汗,只是这光头大汉似乎也还算有些胆量,到了这个时候仍旧一副色厉内荏的模样,只听他用有些颤抖的语气说道“我警告你们最好不要动我,否则我家公子一定会·····”

    “打”鲁亚实在懒得听这种没有任何建设性的废话,动不动就我家公子怎样怎样,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单看这些人的跋扈模样也就能对他们的主子知之一二。

    “啊~呜`~~”

    “啪啪啪·····“

    光头大汉的惨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便被接踵而来的耳光打断,最后他满嘴的牙没有一个落下的被熊大搧了下来,在人类之中还算壮硕体型的光头大汉相比起熊大来说也不过是一只胖一些虫子罢了,他满嘴的牙没有一个浪费的又被塞回了他的嘴里,然后在熊大和熊二凶狠的眼神之中,混合着血泪便一仰头咽了进去。

    不理会明天这光头大汉会不会在他制造出的有机物质中再将这些跟了他几十年的牙齿从中挑出来珍藏,鲁亚领着依旧目瞪口呆的杜鲁潇洒的离开了满地猪头和带血牙齿的帐篷前往了后面的校场。

    曾经身为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一员,鲁亚经历过的集合次数数不胜数,不论是普通集合还是紧急集合,亦或者是早操集合、吃饭集合、就寝集合、大会集合······等等集合,甚至现在的黑石部落的部队也有着很多相似的集合,这都是鲁亚从以前部队借鉴来的。

    这么多的集合方式不管是什么目的,总是有一点前提是不变的,那就是准时。

    无论从事任何职业,特别是军人这项危险系数极高的职业,守时就更是必须的,因此虽然鲁亚等人并没有得到到底是具体何时集合的消息,但是他觉得早去一会儿还是没有错的。

    路上路过的帐篷不少,鲁亚能够从大多数帐篷里面清晰的听到各种赌博专用的词汇,他甚至还看到了几个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从这里面弄到酒的家伙正扶着帐篷外的绳子大吐特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