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场面瞬间寂静,这位月桂城的城主在这样的情境之下倒是真有一种笑看天下英雄的感觉,不过,在自己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之下,总是会有人忍不住要站出来。

    “城主大人,我等昨夜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回家等候,今天来这里就是想尽早离开月桂城,还请城主大人下令开门,让我等离去”

    出声的是在人群最前面的一位年过半百的圆滚滚胖子,看他的身材比起杜鲁来还要丰满,泛着红光的面容说明他平时的生活定是不错,这人鲁亚认识,名叫伯克斯,是伯克商会的掌舵人,前天的肥皂拍卖这儿家伙一个人就吞下了三份,要知道前天来的人可都是这月桂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能够从众多竞争者中独占那么多份额也可见他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伯克斯会长说的没错,我赖昂内尔绝不是失信之人,不过,有些事情还是等我说完诸位再做决定”赖昂内尔一脸和煦的笑容,即使面对着下面拥挤的人群,他身上的那股子自信气息依旧让人心折。

    满意的对着期待的人群点了点头,赖昂内尔再次开口说道“诸位为何如此急匆匆的要出城,本人非常清楚,不过,由于当时情况不明,为了对月桂城和诸位性命安全考虑,我不得不封闭了城门。”

    “现在前面的情况我已经了解,接下来,待我说完之后如果诸位还要离开,我便也不再阻拦,不过~”赖昂内尔眼神扫视了一圈下面静静聆听的人群缓缓说道。

    “不过如果诸位真的要在这种时候执意离开月桂城,那么,就要付出一些相应的代价!”

    “什么代价”伯克斯微微皱眉,他与这个城主没有什么交集,自从上任城主被陛下莫名其妙调走之后便从此渺无音讯,自己当时撒出去的那些好处自然不可能再找的回来,不过幸好那时候他已经因此得到了不少的好处,这点从周围那些同行的眼神中就能看得出来,并不是谁都能够在这种情况下与城主对话的。

    “首先,普通民众如果想要出城必须每户留下一名可用的劳力,如此这一户之中的其他人即可随意离开,其次,但凡商会中人,你们也可以每十人为一组,推出来一名留下暂时归军队管辖,不过除此之外,你们每个出城的商会之人必须缴纳10个金币每人的费用,这些钱全部充作军用,用以抵御外敌,最后,但凡登记在本城的商会一经出城,那便不再算作本城商会,与其他非本地商会一样,从此不再拥有月桂城内的一切特权,另外,以后如果此次离开的商会再回到月桂城做生意,所有税金和缴费一律翻倍!”

    轻飘飘的一段话说出来之后惊呆了那些商会中人,对于这些富得流油的商会来说,留下来一些个苦力和些许金币他们并不在乎,也完全出得起,可是最后那句税金翻倍确实实实在在的戳到了他们的痛楚,这些商会中人一个个都是掉进钱眼里的家伙,为了安全拿出些保命钱他们并不在乎,可是这种税金和缴费翻倍的条款他们是万万不能接受的,月桂城作为边疆贸易城市,这里丰富货物资源和低廉的商品价格是吸引他们来此的重要因素,一旦税金翻倍缴费翻倍,对他们产生的损失绝对是他们不愿承受的。

    “城主大人这么做恐怕不妥吧,我等是来做生意的,你这么做可是等于将我们往外推,以后谁还敢来月桂城做生意”商会之中,一名外城之人不满的说道。

    “哦?不妥?我并不这么认为,伯克斯会长,你觉得如何?”赖昂内尔嘴角含笑望向了伯克斯,此时伯克斯嘴巴半张,双手不停攥握,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那你就在想一会儿吧,刚才我还忘了一些人,诸位爵爷也是想要离开么?”赖昂内尔笑吟吟的将头扭向了另一边,那里有一群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家伙,除了他们自己人之外,看到任何人几乎都是一副轻蔑傲慢的神色,那一个个挺胸抬头的模样仿佛一只只骄傲的斗鸡在努力的想要展现着自己的威风,然而真正的贵族底蕴却并没有从他们身上发现一分一毫。他们都是平民之中的贵族老爷,并且还有爵位在身,不过他们的爵位却基本都是月桂城内的封号,并且绝大部分都是上一任城主所封,贵族的气质和底蕴绝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够形成,那都是经过数代人的积累才有的东西,很显然,这些家伙都不具备。

    “如果各位爵爷执意离开我也不阻拦,每位家中同样按十比一出一人协防,一个人交10金币的出城费,最后,所有本城所封的贵族身份全部收回,帝国世袭的贵族我也会亲自上奏陛下由陛下定夺。各位可都想好了”

    同样的惊愕反应发生在了那群贵族老爷之中,赖昂内尔这一招可谓是釜底抽薪,鲁亚看着城墙上谈笑风生的赖昂内尔心中不由佩服起来,这家伙能够想出这种办法来也真是个人才,不过难道他就不怕这些人反弹么,要知道,无论是商会还是那些贵族,手底下可都是有一群卖命的小弟,鲁亚并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像中国古代王朝那样限制个人武装力量,在这里只要你有本事你想弄多少人都可以,只要你能弄得起,也正是如此几乎所有商会都养着为数不少的私人武装,不然的话他们又怎么能够在这月桂城中立足,在这片充满着各种危险的大陆上立足,鲁亚真的有些担心把这些家伙逼急了,那些黑袍贼还没来,这自己人就先反了。

    “凭什么!”一个骄纵的呼喝声将所有人都吸引了过去,鲁亚随众人寻声望去,一看之下鲁亚一乐,没想到还是个熟人,正是昨天将他拦住的德文。

    鲁亚仔细看了一下,并没有在人群中见到他的老爹阿姆斯子爵,只见到了他身后那群曾经包围自己包间门的走狗。

    德文的这一声呼喝显然也正是那些商会和贵族老爷们的心声,他们一个个都是人精,让他们带头说这样的话,他们可都不愿意,如今有个愣头青出头他们也乐得看戏,并没有在德文身上停留太长时间,几乎所有人都转而看像赖昂内尔。

    被这么一个纨绔大声质问,赖昂内尔依旧保持了良好的贵族风度,他并没有因此去责怪德文,甚至·····都没有看德文一眼,这让一向嚣张惯了的德文很是恼火,正还想着再次出声却被自己身后等待的小弟一把捂住了嘴‘呜呜’出声的德文不知道被自己的小弟趴在他耳朵边上说了什么,挣扎了几下便放弃了,他身后的小弟直到此时才敢松开手,然后偷偷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鲁亚看的撇了撇嘴,真是除了会惹麻烦一无是处的家伙,刚才要不是被人拦下来,鲁亚估计那个赖昂内尔肯定不会放过那小子,遗憾的摇了摇头,鲁亚只能感叹那家伙的运气好,因为他的手下还不算太傻。

    “这里是月桂城,你们都是生活在月桂城的一员,不论是否是月桂城的原著民,首先你们都是王国的子民,在有外敌入侵的时候你们本应该拿出你们的勇气来承担这份责任,可是我看到的却是一个个恨不得自己多长两条腿,赶紧逃离此处。”

    “特别是你们这些商会和贵族老爷们,你们拥有着普通人所不曾拥有的财富和特权,本应该是作为民众的表率,在此等危机时刻正是需要你们这些中流砥柱挺身而出奋勇向前,可是你们一个个表现的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你们自己说,我这么做是凭什么?”

    “哼!就是凭得你们如果今天离开了,就再也不配称为我月桂城的一员,我月桂城没有你们这种不战而逃,连面对敌人的勇气都没有的孬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