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让熊大举着自己,鲁亚看着眼前人头攒动的景象想到了沙丁鱼罐头。

    这里几乎聚集了近半的月桂城民,但是鲁亚却能清楚的感受到,那些站在最前面一层的都是月桂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从那些人的表情和身边的护卫就可以知道,整个月桂城里的商人和贵族老爷们恐怕都在这里面。

    ‘咚咚咚咚·····’

    毫无征兆的,北城门上想起了一阵急促的鼓声,鼓声响起,城门口聚集的人群立刻骚动了起来,四面八方都是人,人群一动场面立刻乱了起来,不少人被挤得惊呼出声,眼看着就要上演一起踩踏事件,城墙上的鼓声却骤然停止。

    鼓声停止,骚乱的人群也跟着静止下来,所有人都看向城墙之上,纷纷猜测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城门正上方是一座城门楼,此刻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城门楼面向城内这一侧的大门缓缓打开,木质的大门显然保养极好,门轴上想必也时常涂抹油脂,诺大的木门打开竟然没有一丝声响。

    当然,此刻也只有鲁亚才会去想这些毫无关系的事情,门被打开之后,一个身影便从里面走了出来,随着这人迈出大门,鲁亚发现围在最前面的的那一部分有的口中几乎都发出了诧异的呼声。

    “是城主”

    “城主大人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什么情况,城主不是在城主府商议黑袍贼的事情么”

    嗡嗡的议论声想起,鲁亚这才知道,原来现在站在城墙上的那个骚包家伙就是这月桂城的城主,城主级别的人物鲁亚见过,哈里森·卡尔那家伙虽说也挺有城主风范,但是比起上面那一位来却从气度上差了一些。只不过,鲁亚嫉妒的认为那是骚包,是装B。

    一米八几的身高在人类之中也算是高个,一身被打磨得晃眼的鳞甲披在身上,被初升的太阳一照散发着一抹黄白色的光晕。猩红色的披风在微风中微微起伏,与其头盔上的一根红色翎羽遥相呼应。

    月桂城的城主约摸不到四十的年纪,浓眉大眼,鼻直口方,剑眉星目,仪表堂堂,这些词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略微有些冒头的胡渣勾勒出一个非常男人的轮廓,一手按住剑柄,一手掐着腰的造型,再配上那嘴角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鲁亚真希望这个家伙一头从城墙上摔下来,摔死丫的,长得这么帅,还是一城之主,最主要的是还能装的这一手的好B,鲁亚此刻在心中已经将这个连名字还不知道的家伙诅咒了无数遍。

    “哼~”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鲁亚扭过头去决定不看这个家伙。

    “城主大人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杜鲁此时也像那些人一样直愣愣的盯着走出的人影,嘴里还在无意识的嘟囔着。

    “那家伙叫什么名字,他平时就是这么能装么”鲁亚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是说城主么,装什么?城主大人名叫赖昂内尔!”杜鲁看向鲁亚说道。

    “赖昂内尔?长得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绣花枕头”

    对于这个自己见了都觉得帅到掉渣的男人,鲁亚的怨念似乎极深,他始终不愿相信世界上真有这种又有权,又有颜的家伙,当然,他自己除外,于是本能的他就感觉城墙上的赖昂内尔是一个只会摆架子的绣花枕头。

    杜鲁显然是听出了鲁亚的意思,正想解释什么,已经站定的赖昂内尔终于开口了。

    “呵呵,诸位为何如此急急忙忙的聚集到此,难道是听说了在下在这里,特意来见我的么?”

    语气轻松写意,声调沉稳浑厚,只是一句话,鲁亚自觉对这家伙的装B神功又有了新的认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