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没错,而且还是他那个嚣张的儿子追到我城门口去说的,要不是那个家伙的话我估计现在早就出了月桂城”鲁亚一想起德文就气得有些牙根痒痒。

    “哎,没想到这阿姆斯子爵这么快就要动你了,这件事还真是有些难办,不过也幸好兄弟你没走,不然那些黑袍贼如果看到了兄弟你,那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对于杜鲁的关心鲁亚是心领的,不过他还真没将那个什么黑袍贼放在心上,听说那些家伙都是骑兵,不过在平路上那些战马可跑不过自己的吉普,就算是异界的角马无论是耐力还是速度都胜过地球上最好的马匹不止一筹,但是能够时速达到百公里的角马,鲁亚可还没有听说过,况且以自己的手段,只要不是被包围他相信自己完全不用担心那些黑袍贼。

    “老哥,我现在只想尽快出城,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你这可真是为难老哥了,我比起那些商会之人的面子只小不大,他们都出不去我就更没有什么办法了”杜鲁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是束手无策。

    鲁亚在一旁也是一脸无奈,想了半天他也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够出城,索性暂时先不去想它,而是开口问道。

    “那个阿姆斯子爵让我去他那里有什么不妥么”

    “其实这才是老哥最担心的,那阿姆斯子爵绝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试想就算他是一个帝国子爵,可是城主大人还是陛下亲封的侯爵,但是明面上城主大人却从来没有找过阿姆斯子爵的麻烦,这其中的缘由外人不知,但是由此也可见一二。况且我来到这月桂城的也有多年,但凡是子爵府上想要的东西,想办的事情还没有搞不到办不成的,得罪子爵的人虽然从没见过子爵府上出手,但是下场却都是个顶个的凄惨,如今他来找兄弟你,而兄弟你却不给他面子,这··这··哎~”

    说到这里杜鲁也是说不下去了,在他看来对鲁亚来说现在这个阿姆斯子爵的问题才是重中之重。

    “不过,这黑袍贼一来,想必阿姆斯子爵暂时也不会再注意你,如此说来兄弟你还真的是要在城门允许通行以后第一时间离开这里”

    黑袍贼来了的消息在月桂城中犹如刮起了一阵飓风,到了傍晚之时已经是吹的人尽皆知,普通的城民们虽然心中恐慌但是却也是毫无办法,他们可不敢像那些商会里的老爷们一般去冲击城门,那样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商会里的人知道掌灯之时才被城主府出来的人全部规劝回去,不过城主府也已经给了答复,说是明日上午就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这一晚全城的人都没有怎么说上一个好觉,当然除了鲁亚和熊大熊二除外,鲁亚是这些天来一直睡帐篷,如今看到舒服的床榻就想打哈欠,熊大和熊二这俩货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担心,睡得更是香甜。

    楼下街道上嘈杂的脚步声将鲁亚在睡梦中拉了出来,要不是没有听到一些惨叫或者惊呼声鲁亚还以为是那黑袍贼已经打了进来。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鲁亚应了一声便自顾自的穿衣服,进来的是杜鲁,这家伙一身素色布衣,脚蹬薄底快靴,神情中透着一抹急色,如果这时候再让他背上一个小背囊,妥妥的是要逃难的架势。

    “杜鲁老哥,你这是要干什么,跑路么?”鲁亚穿戴整齐后奇怪地问道。

    “老弟,我刚刚探听到消息好像城主府要限制我们这些贵族出城,现在城里大部分贵族都收到了消息,咱们赶快去城门那里,找机会混出去,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怎么样”杜鲁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上来拉着鲁亚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呃·····为什么”一头雾水的鲁亚就跟着杜鲁走出了广来酒楼。

    街道上行人匆匆,绝大多数行人都是背着包裹低着脑袋急匆匆的向北城门走去,北城门外再往前走一小段距离就是兽人领地,如今南门肯定去不得,东门西门外同样一马平川,所有人都是想到了一块去,先到兽人领地躲一躲。或者从兽人领地穿过去向其他城市避难。

    那些黑袍贼虽然厉害但是也绝不敢轻易践踏兽人族的领地,虽说兽人族积弱多年,但是这都是被软刀子磨出来的,如果黑袍贼真敢毫无顾忌的冲进兽人族领地,那么已经几乎失去所有的兽人们肯定会用他们的生命来捍卫他们最后的尊严。

    根本不用找方向,鲁亚几人几乎是等于被人流挤着来到的北城门,如今北城门处已经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