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不去”鲁亚没有丝毫废话,他恨不得立刻就离开这里,怎么肯就这么跟着这家伙去见那阿姆斯子爵。

    “呃····什么”

    德文好像一时没反应过来,显然鲁亚的回答非常出乎他的意料。

    “你···你说你不去”德文再次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问了一句,这次他终于用正眼瞧上了鲁亚,只不过鲁亚给他的却是一个大大的后脑勺。

    “你·····”

    手指颤抖着指着鲁亚的背影,自觉从小就没有受过这种挫折的德文一时间气的有些语无伦次,什么时候敢有人这么违逆他了?除了他老爹和他那早死的老妈,整个月桂城里恐怕就连那个他从没见过的城主也不会这么不给他面子,不给他老爹面子。

    想要发作的德文还算记得他老爹早上将他从两个侍女的被窝里拽起来所说的话,他老爹是让他来请,请这个字他已经很久没听他老爹说过了,因此终于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怒气,再次说了一句他感觉很有说服力的话。

    “我····我爹要见你!!!”

    “你爹又不是我爹,凭什么说什么我就听什么,不去!”

    鲁亚的话让德文几欲吐血,太气人了!简直就是欺人太甚!让他大清早的连早饭都没吃就敢来找他,结果这个家伙竟然丝毫不识抬举,句句都把他顶的肝儿颤,他觉得下一刻如果他再听不到那个家伙的惨叫求饶声他就要原地爆炸了。

    “你真不去!”德文的两排牙齿都快磨出了火星子,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中被挤出去。

    这次鲁亚连理都没有理这个家伙,依旧自顾自的站在出城的队伍里排队,他的前面和后面出城的人全部都是一副低头缩脖的鹌鹑模样,看来德文的名号还是很响亮的,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相比起那些有官身或者军伍之人来说其实这些老百姓才是最惧怕这位月桂城第一少爷的人。

    “给我把这家伙抓回去,他要是敢反抗就给我打”德文终于做出了选择,他觉得既然这家伙不配合,那么为了完成老爹布置给自己的任务,过程什么的完全可以忽略。

    “你敢!”就在鲁亚想要拿出自己腰间的爵位令牌作为由头整治一下这个行事嚣张,但是确确实实身上没有任何爵位的家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便从城门之外响了起来。

    “开城门,快开城门~”马还未到,城墙上就已经有人开始向着下面喊道。

    “咔咔咔·····”沉重的正城门被打开,此时疾驰而来的一队骑兵刚刚踏上吊桥,鲁亚这里正想着一会儿从正门出去会不会更方便一些,结果刚刚跃进城门的骑兵中就有一位开始大声呼喊道。

    “升吊桥,关城门,城外10里有黑袍贼来了!”

    “哗~”原本城门处等待通行的人们一下子炸了锅,那些已经走进门洞的人也被守卫从另一头给逼了回来,沉重的城门用着比刚才更快的速度被关上,从门缝里可以看到护城河上的吊桥也已经缓缓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