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拍了拍杜鲁的肩膀,鲁亚抿了抿嘴没有出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些事情只能够自己才能理解。

    “我看老哥你的酒楼就开的很不错,下次还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还会再来叨扰的”

    “兄弟你这就要走么”杜鲁并没有太过吃惊,鲁亚昨晚与他聊天之时就说过他只是路过此地不能停留,因此也并没有表示多奇怪。

    “是的,其实如果不是这香皂惹来的麻烦的话现在我恐怕都早已经看不见这月桂城的城墙了,今日就算了,我准备明日一早就启程出发”鲁亚指了指远处隐约可见的城墙笑着说道。

    “哎~说到底还是哥哥我的问题,如果没有昨天的事情也就不会耽误兄弟你的行程了”杜鲁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看得出他是真的对于昨天的事情很是自责。

    鲁亚对于碰到杜鲁这么一位古道热肠的朋友也很是高兴,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这不怪老哥你,说到底还是我太过草率,不过对于老哥你能够对我一而再的出手相助鲁亚在这里是真心谢过了”深深地对着杜鲁鞠了一躬,鲁亚感觉心中似乎都畅快了许多,无论是在哪里,能够碰上杜鲁这种人都是一种幸运。

    “不必这样,其实我也并没有做什么,当初我被迫离开镜湾城的时候也是因为一位素昧平生的朋友才得以逃出生天,相比起来我这实在算不得什么”杜鲁将鲁亚扶起之后说道。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感谢杜鲁老哥的,对了,记得昨天老哥说有事找我帮忙,不知到底是何事”鲁亚依旧客气的说的。

    “呵呵,说起来也可能是老哥我想多了,我听人说这香皂和解忧美酒皆出自兽人族的同一部落,昨日我见兄弟能够带来如此数量的香皂便想向兄弟你询问一下可否为我弄来一些,这解忧美酒要论其价格来可要比这香皂高了不知多少倍,不过既然兄弟你要有事离开,这事也就算了”杜鲁笑着摇了摇头,他原本确实是像通过鲁亚能够掌握一条从兽人领地弄来解忧的路子,不过既然鲁亚有急事要离开,没有了鲁亚,想来如果单单是他自己的话肯定没有机会弄到那种解忧美酒,他可是听那些商人说过那个出产香皂和解忧的部落似乎很抵触与人类商人做生意,想要从他们那里弄到解忧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鲁亚揉了揉鼻子,心里还在庆幸他当时没有将自己戒指里的解忧特供当做货物运进城来,否则的话那引起的风波肯定更大。

    也幸好这还是在月桂城,由于这里的地理位置,一般从兽人那边流出来的香皂解忧等物都是要经过此地,因此这里的人对于这些东西见得相比起来还算比较多的,如果是放在其他地方,恐怕鲁亚早就不知被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们算计过多少回了。

    “其实这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

    原本已经准备放弃此事的杜鲁一听鲁亚的话两只眼睛立刻放出精光,一手抓住鲁亚的胳膊,嘴里急切的喊道“只不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