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刚刚被大雨冲刷过的土路上一片泥泞,相比起赶回来救援时的紧张和焦急,虽然现在队伍行进的速度慢的要死,但看到满满当当的十车货物鲁亚心情明显好了很多。

    “幸好当时没有把药材都一起卖掉,有了这些药材大家应该会更好的康复吧”鲁亚心中默默庆幸。因为最后一车上就有部落现在急需的治疗药品。

    摩托车上的大灯已经打开照的前路一片光亮,此时已经接近凌晨,车队终于能够看到远处部落里的点点火光。

    白天的激战让部落内所有人都疲惫异常,但是看到一辆辆满载粮食和物资的木板车驶进部落,所有人却全都精神一震,接着就是大声的欢呼起来,更有不少族人激动地落下了眼泪,这一车车的物资对他们来说就是生存下去的希望,就是一条条命。

    由于板车上都盖有防水的搭子,里面的物资倒也没有被雨淋湿,一群族人帮着卸车,不时地传出惊讶兴奋的对话。

    “啊,这·····这是白米,天啊,这么干净饱满的白米,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位妇女惊呼出声。

    “阿妈,这东西叫白米么,我还从没见过呢,这是吃的么”一位半人高的小孩一边帮着妈妈拖着米袋一边问道。

    ·······

    “哎呀,这是什么布料,好软,好密实啊”

    “嘿嘿,这叫白麻布,比咱们穿的黑麻布可好多了,就这一匹布料可就花了好几个银币呢,银币你知道么,看你那样子估计就没见过,我可是还见过金币呢,唧唧~那黄灿灿的可招人稀罕了·······”一位从集市回来的族人在一旁吹嘘着他这次去集市的见闻。

    “是呀,我们还见到一位磐石力士呢,据说他马上就能成为暴风力士了,暴风力士你们知道多厉害么,就像今天那个力士,只要被他吹口气就能飞出好远去······而且鲁亚还说要让我们以后都吃这种白米穿这种好布料呢,你看那边的笼子里的畜牲了么,养大了以后就能吃了,还有那些鸡鸭,下了蛋咱们·····哎~哎,你们那几个家伙要把那些鸡提哪里去,哎呀!别杀啊”一名同样在显摆的家伙看到几个人正在杀鸡宰鸭赶紧上前拉住他们。

    “是鲁亚让我们杀的,他说把这些牲畜全杀了给那些受伤的族人补补身子。”其中一个抓鸡的族人说道。

    这句话让在场的众人一下子沉默了下来,眼里透出了感动,随即都不再多说更加卖力的搬起物资来。

    第二天清晨,鲁亚从木屋内醒来,走出门后便发现,整个部落已经整洁一新,好像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了。只是有些暗红的地面和到处打着绷带行走的族人们告诉鲁亚,昨天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不过与昨天的悲伤和失落不同,今天整个部落内都充满了希望和欢笑,残酷的世界让这群朴实的族人们更好的适应了它,伤痛已经过去,他们现在拥有着从前想都不敢想的食物和物资。

    住着伤员的几间木屋旁各自架着几口大锅,里面熬着喷香扑鼻的白米肉粥,周围几个吊着绷带的族人正在狂咽口水。不过鲁亚发现其他没有受伤的族人们却还是吃着噎人的兽不理,经过询问才知道是大家不舍得食用白米想要留给受伤的人多一些,所以继续用兽不理来充饥。

    找来熊大熊二,鲁亚吩咐他们通知所有族人,让他们每家每户都来领几大袋白米回去,并让他们转告说,不要省着以后保证大家都可以一直使用这种白米。

    打发完熊大熊二,鲁亚走到几座临时“医院”内,简单的检查了下伤员的伤势,发现竟然所有人的伤势都稳定了下来,甚至昨天被砸断肩胛骨的柏立夫都已经能吊着绷带满地走了。

    “这群人真是变态啊”鲁亚不得不感叹兽人们的体质惊人,其实在鲁亚看来,兽人们除了面相粗犷,体型和肤色不同于人类以外,其实和人类没太大区别,或许叫做兽人是因为他们终日过着和野兽搏斗的生活而来的吧。

    看到一切正常后,鲁亚就叫了几位妇女并把一些从集市带回来布匹交给她们,让她们给大家都做几件新衣服,然后就来到了老族长的屋前。

    “族长爷爷,您起来了么”鲁亚来到屋外,轻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