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解决完两人后伦萨拖着狼牙棒看向了老族长,嘴角渐渐勾起一股残忍地笑容。

    “你就是黑石部落的族长吧,如果没记错的话也是你们部落内唯一的一个祭司了吧,杀了你,再奴役了你们剩下的族人你们黑石部落也就算是除名了”

    老族长睁开略显浑浊的双眼,目光虽带有一丝悲怆却给人一股平静之感,那是一种看遍世间沧桑的感觉。

    伦萨非常不满意老族长的表情,事实上他对于祭司都没有什么好感觉,这是日积月累下来造成的,他不喜被人指挥,听人安排,他更愿意跟随自己的力量行事,所以他时常需要一些血腥来释放自己心中的压抑。

    如今战斗的情况他已经不需要在顾忌什么,心中最暴虐阴暗的东西正在逐渐膨胀,他先是朝老族长的方向走了一步右手也慢慢抬起,狼牙棒上的尖刺在雨水的冲刷下显得愈加锋利,等到正要再迈步时忽然想是想起了什么,一扭头就看向了箭塔方向,此时那名箭塔上的枪手已经从箭塔上下来正垂着一只手臂与一名齐水部落的战士斗在一起,虽然齐水部落的战士实力更强再加上对手一只手臂有伤实力更是大减,但是却没有讨得多少好处,反而好几次险些被对方的长矛刺穿。

    伦萨透过雨幕分明看到自己这边的战士好几次都刺到了对方的胸膛却根本刺不进去,对方只是身体一晃就立刻挥起武器反击,使得自己这边的战士方寸大乱险象环生。伦萨仔细观察发下对方身上穿了一件马甲似的黑色衣服,就是这种黑色的衣服挡住了刺来的长矛。

    “嘶~~这是什么衣服,看柔韧度分明像是一件加厚的衣服怎么会有这么强的防御。”原本有些狂暴的伦萨一脸吃惊的表情。

    看了眼瘫坐在地的老族长伦萨快走两步插进那两人的战斗,紧接着一棒挥向着那名身穿防弹衣的黑石部落战士。

    眼看狼牙棒卷起呼啸好像要把这大雨拦腰截断一般的重重砸来,那名战士向后一个撤步向后躲开,只是还是被几根尖刺扫中上身,狼牙棒上的尖刺一下挂住了防弹衣内的丝线,把他的身体一同带起跟着狼牙棒的轨迹被抡了半圈以后才飞向一旁的一处小战场,把场中的几人一同砸倒在地,其中一个齐水部落的战士因为角度的问题愣是被蹩断了腿骨,抱着被断骨刺穿的小腿,那人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

    “哼”伦萨发出一声怒哼,那名断腿的战士寻声望来,一见是伦萨立即一把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再叫出声,只是颤抖的身体和浑身爆起的青筋告诉人们他此刻正承受的无比的剧痛

    伦萨来到身穿防弹衣的战士面前,此时这名战士已经昏迷,因为巨力的拉扯防弹衣上连接的卡扣已经崩开,半挂在他身上,一把扯下防弹衣,伦萨拿到手里略一翻看脸上的震惊之色更加浓郁,再低头一阵翻找,那把左轮手枪也被他拿到手中。

    “是这个小东西发出的攻击?如果真的是的话这次可真是立大功了”伦萨脸上的震惊之色逐渐被狂喜所占据,作为部落里的一名力士虽然实力上在部落里属于前列,但是威信上却没有部落里的祭司高,这让他一直很不满,如果他能知道这种武器和护甲的来源那么他在部落内的地位就会水涨船高,然后再渐渐的摆脱束缚,至于再往后,他还没有考虑那么多,此刻他更迫切的想知道这些东西的出处。

    老族长注视着伦萨拿着手枪与防弹衣一步步向他走来,他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周围的黑石部落族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全都发疯一般反击着,只是青壮几乎全部倒地不起让剩下的这些老弱妇孺如何是那些人的对手。

    “告诉我这些东西怎么来的,我可以放过你”伦萨没有废话,简单明了的开出了能活命的条件。

    “·······”此时大雨渐渐停歇,老族长脸上挂满雨水,只是平静的看着他一语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