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快点~再快点”鲁亚骑在摩托车上不断催促着一旁的熊大加速,油门已经被他拧到底了,两辆摩托车后面冒着浓浓的黑烟。

    可是兽人的体型本就庞大加上木车的自身重量,两辆摩托车总共等于拉着几吨的重量在前进,对于这种老式的侉子来说绝对已经算是超载了,所以就算鲁亚再怎么催促也是比全速奔跑快不了太多。

    坐在后面木板车上的几人也都是一脸焦急的神色,他们全都双手紧握成拳,双眼通红瞪得老大,虽然一路嘴上都没说话但是内心的急切却也不比鲁亚少一分一毫。平时在他们看来已经非常快的速度,此时却是感觉无比的缓慢。

    “轰~~~隆····隆···隆”头顶上一阵闷雷声响起,初时还觉得挺远,等到最后几声轰鸣时已经是震耳欲聋了,从早上起来就有些暗沉的天空不知从何时起已经是乌云密布了起来。

    “轰隆~”一连串的闷雷过后又是一声近距离的响雷炸响在鲁亚众人耳边。

    “滴答~滴答~”终于先是几滴水滴砸在众人身上,紧接着一片密集的大雨从天而降。

    这条道路只是走的多了,被人把路上的草给踩得稀疏,才渐渐成了一条路,路上的泥土此时被雨水一淋立刻湿滑起来,这人本就不是很快的速度又慢了几分。

    “这老天是故意要阻我们么!”柏立夫终于忍耐不住怒吼了出声。

    “呜~鲁亚哥哥我们还能赶得及么”熊二也因现在的情况急的声音都带了一丝哭腔。

    “······”此刻的鲁亚双眼直盯着前方沉默不再言语,任凭雨水刺得眼镜一片模糊也一眨不眨。

    这一刻鲁亚感到了自己的责任,这一刻鲁亚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和天真,这一刻鲁亚被浓浓的悔意和怒火所包围。他悔,当初没有斩草除根留下后患,他怒,对方见利起意后逃回去竟然还要带人攻打自己部落。他知道这是他不够成熟不够强大造成的,可是现在说这些都晚了,他只愿自己等人能够尽快赶回部落。

    “一定要来得及····”鲁亚心中祈祷。

    大雨不止阻碍了鲁亚等人也同样笼罩了黑石部落的上空,站在围墙后的老族长望着天上的大雨喃喃自语道“下完这场秋雨就要正式入冬了,本以为这个冬天族人们能穿得暖、吃得饱,过的好一些,没想到~~哎”

    “族长您先回屋里面吧,雨太大了”旁边一位拿着木叉子的兽人大妈对老组长劝道。

    “是啊,那群人应该是不敢强攻的,族长您就先回去吧”一位狩猎队员也在一旁劝道。

    老族长虽然平时精神头和身体都不错但毕竟是上了年纪,况且从凌晨一直站到中午再加上又下起了雨,他们是真的担心老族长的身体坚持不住。

    “大家注意,他们冲上来了”突然一位瞭望的兽人大声喊道。

    站在大门后面的众人听到后立即排好阵型,木门不大,站在前几排是狩猎队员和青壮组成的队伍他们大部分都手拿长矛和木盾,随时准备在大门上的缝隙中间伸出长矛把来犯的敌人捅个对穿。站在他们后面的是剩余的老弱妇孺,他们手中都拿着木叉木棍等临时武器,一些不顾家人劝阻跑出来的半大孩子也拿着些石块等物掺杂在队伍里。一百多人全部紧张的透过木门缝隙,准备迎接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残酷战争。

    部落外伦萨和5位见习力士冲在最前,带领着其余人全速向这边奔来,他们宽大的脚掌踩在地上溅起一路泥水,脚掌蹬地的“咚咚”声就像一首鼓曲,让这由30明强壮兽人组成的队伍变得更加兴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