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十辆载满货物的木板车在土路上缓缓前行,一路上留下数条深深地车辙,这些车上大部分都是装的白米,其余是一些油盐酱醋布匹工具等生活必需品,再有就是几大框铁矿石和挂在车边的几十个装牲畜的木笼,这些木笼里有鸡有鸭还有几头小猪仔,哼哼唧唧的叫个不停,众人有的拉有的推,一路听着这些牲畜的叫声非但没感觉到厌烦,反而生出了一股幸福感。

    车上的这些物资是他们平时只有做梦的时候才会梦到的东西,没想到几天之内他们就拥有了这一切,一切都来的太快,让他们有时总是感觉自己是在做梦,太不真实了。

    由于东西过多,队伍行进的速度比来时慢了很多,等到了夕阳渐沉的时候,众人还距离那座前几日过夜的临时营地有不少距离。

    柏立夫在晚饭时有些担心夜间货物和人员的安全问题,鲁亚便根据以前自己知道的方法告诉柏立夫让他把车队首尾相连围成一圈,晚上所有人都在圈内过夜,再在木车周围点几个火堆好让值夜的人能够及时观察周围环境,这一夜倒也没发生什么问题。

    第二天一早天色有些阴沉多云,众人略作收拾继续赶路,终于在中午时分看到了那座临时营地,营地外空地上的几个新堆起的土堆,上面已经冒起了几颗小草正在迎风浮动,这些齐水部落的人虽然罪有应得但毕竟都是些鲜活生命,每次想到他们被手枪打死的画面他就忍不住心中翻腾,不过他也明白了这个世界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法律法制健全的地球了,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才是这里的主旋律。

    “嗯~齐水部落”鲁亚想到这里心中突然泛起一丝不妙的感觉,有些担心自己想法成真的鲁亚,急匆匆吃完午饭就开始命令众人不要休息继续赶路。

    他刚才突然想起,当时齐水部落队伍被吓跑的那些人一旦有人躲过草狼袭击,那么就有极大的可能会赶回齐水部落,并把队伍被自己等人打散的消息告诉齐水部落,当齐水部落知道这个消息以后会怎么想,鲁亚觉得有两种可能,一是因为不清楚自己打败他们的武器究竟是什么东西而不敢轻举妄动,二是对方直接带人前去自己部落寻仇,如果是第一个还好,一旦对方真的不计后果强攻黑石部落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鲁亚有些悔恨自己当时考虑事情不够全面,竟然留下这么大的隐患。喊来了熊大和熊二,告诉两人先骑车赶回部落看看情况,而后就加入到了努力拉车的行列。

    熊大和熊二没走一会儿鲁亚就看到二人又骑车回来。心中咯噔一下后鲁亚赶紧上前询问情况。

    鲁亚最不愿发生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就在熊大熊二两人刚往回赶了没几分钟就在路上碰到了正赶来报信的一位族人,据那位族人说,在昨天凌晨的时候值夜的人就发现了一群兽人正偷偷摸摸的想要进入部落,当时还以为是交易队回来了,谁知离近了才发现对方竟然是一支由1名力士5名见习力士和二十几名普通兽人组成的队伍。

    还没等值夜人员询问,那只队伍里就射出了一支箭矢正中值夜人员的胸口,如果是以前的话这名守夜的族人将会必死无疑,只是在好些天以前鲁亚就建议了老族长给值夜的族人配备了防弹衣和手枪两样现代装备,那名值夜的族人只是被弓箭的冲击力顶了个趔趄一屁股坐在了箭塔上,随即就拉响了那个警钟。

    “铛铛挡····”的警钟一敲响部落里立刻就沸腾了起来,常年生活在这片地域上,时常会遇到野兽袭击的事件,所以也懂得如何最快速的迎接战斗,只用了不到两分钟,部落里除掉老人孩子其余不论男女就全都穿戴整齐,有武器的拿武器没武器的就找来些木棒之类的趁手之物一同聚集到了部落门口。

    那名值夜的族人站起来后先是拿起旁边一块木板挡在身前,随后便向着下面连开了6枪,“啪啪啪·····”的声音和枪口亮起的火光让下面的队伍一片骚动,其中还有两名普通兽人身上中枪痛哼了出声。不过看样子好像没有打中要害,只是躲到了队伍后面。

    枪声过后下面的队伍就立即停止了前进的步伐,那名唯一的力士皱眉看着两个分别腿和胳膊中弹的伤员有些犹豫不决,因此便停止了前进而是后退了一段距离选择了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