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位大叔,您先冷静一下,您这样一把按住我,我都快喘不上气了,呼~呼”鲁亚只能先用缓兵之策,先让这老家伙放开自己在说,再等一会儿治安队就到了,相信库奇队长应该不会见死不救的。

    “别废话,赶紧说”库里有些不耐烦了,这种能够让自己使用3成力量才破开一层的衣服实在是给他的震撼太大了,他本是来此办些私事,路上匆忙也没带什么盘缠,只好把随身携带的一把匕首想办法卖掉换些生活费,谁曾想竟然来了这么几个娃娃给了他那么大的一份惊喜。

    这时围观的人群已经分开,从外面走进一队身着藤甲的兽人,正是鲁亚心中呼唤的治安队。

    “队长,这老头不讲理想强抢我们东西啊,你可要替我们申冤呐”鲁亚急忙扭过头一脸衰样的冲库奇喊道。

    库奇看清了场中的情况,一个高大的兽人正把鲁亚按在怀里低着头也看不清脸,胸大和熊二则一人拉着那中年人的一只胳膊却是根本无法撼动那人,再听到鲁亚这么一喊库里顿时脸色有些古怪起来,刚刚这几个人被老亨利诬陷抢劫,这才没一会儿又开始告起了别人,不过看这情景倒是不像是说假,这位叫鲁亚的见习神赐祭司给他的震撼不小,那些小玩意的威力就算他也感到了一丝威胁,更何况他祭祀的身份更是让库奇生起了一份结交之心,只是刚才这几人刚才忙于接收老亨利的财产没有什么时间,自己便准备晚上再去找他们的,没想到在这里又碰到他们了。

    收起了一番心思库里便准备上前先拉开那位按住鲁亚的高达男子。就在库奇的手即将抓住那人时,那人也猛然抬起头看向了库奇,两人大眼瞪小眼互相全都愣住当场····

    “额···父亲”

    “你···你这臭小子”

    ·········

    明显感觉到了按住自己的大叔身子颤抖了下,本以为是因为对方看到治安队吓得,谁曾想双方的对话一说出口,鲁亚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就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隔了不到两个小时鲁亚又再次来到了治安队的驻地,那个小型的校场内,鲁亚和熊大熊二被晾在场中已经半个多小时了,听着旁边那爷俩的对话鲁亚算是搞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那老土匪,额,那位叫库里的老伯是治安队队长库奇的父亲,库里是一个大型部落的部队副统领,儿子库奇自小就是他的骄傲,从小到大库奇都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只是库里这位老爹有着很强烈的大男子主义和父尊情节,虽然心里很在乎这个天才儿子但却从来不表现出来。

    从小库奇就渴望能够得到自己如山般父亲的夸奖,只是从来都只是得到一句不轻不重的继续努力和淡淡的表情,逐渐长大的库奇虽然后来渐渐理解了父亲的心思和情怀,但是因为长久的如此相处还是让库奇生出不想再在父亲身边待下去的想法,想要自己出去闯荡和生活,后来在部落一次选拔一个小型部落集市的治安队员时库奇出人意料的报了名,当然也很轻松地就通过测试直接就被派来了这个没什么人愿意来的穷地方。

    当库里三天没见到儿子后出去询问才得知这个让他内心无比自豪的儿子竟然背着他跑到一个鸟不拉屎的破集市上去当了治安队员,得知这个消息的库里当时就火冒三丈的要去把库奇抓回来暴打一顿,不过在自己妻子的劝说下库里经过深刻的反思和思想斗争后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

    内心其实非常思念儿子的库里终于在儿子走后第三个月再也忍不住了,只带了几天的干粮就一路披星戴月的赶到了儿子所在的部落集市,只是真当到了这里他又拉不下脸去找自己的儿子,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先住下再找机会偷偷看看儿子然后就回去,但是身上没带什么盘缠的他只能无奈的准备卖掉那把平时自己把玩的匕首来换点住宿和吃饭的钱,万万没想到的是竟然让他发现了这么一种防御奇佳的软甲,身为部落副统领的他完全能够想象身穿这种软甲的战士们和敌人战斗时会发生什么事情,碾压,绝对是碾压,普通的士兵是不可能有他这种实力的,绝大部分都是些普通人和见习力士,以他们那种实力根本不可能用手中的武器刺穿这种黑色软甲。那么这种软甲的来历必然是让他无比渴望知道的事情。

    结果也就发生了刚刚的一系列的事情,最后让毫无准备的父子俩突然之间就面对面瞪了个对眼。

    “父亲,您达到暴风力士的阶段了么”简单聊完最近发生的事情后库奇对着自己的父亲问道。

    “应该还要一段时间,这一步已经不是靠普通修炼能够到达的了,机遇、天份缺一不可,不过相信你到时候肯定比你老子要强大得多,我库里的儿子部落里谁能比得上。”库里说着说着那股子匪劲就又冒了出来。

    “先不说这些了,那小娃娃你过来,咱们的事还没完呢”